永久网址: yazhouse8.com 新网址: yazhouseba.co

名门!春风学园——欢乐的社团性生活(01-02)


字数:11660
第一篇古典音乐爱好社——黑暗中的1812大序曲春风学园古典音乐爱好社,连续五年社团评鑑特优的超级社团,现任社长是兼任学生会副会长的——柳傲霜。柳傲霜,人如其名的冰山美人,个性冰冷如霜,自视甚高,但是行政能力极强,原本就十分强大的古典音乐爱好社在她的带领之下,如今已是一个社员人数超过五百人,而且人才辈出的社团,完全就符合了春风学园的名门形象。但也因为如此,社团的入社门槛越来越高,到了后来,更是完全成了一个贵族与精英群集的社团,而身为社长的柳傲霜,自然就像是这个集团的女王一样高高在上……
由于连续五年的评鑑特优的关系,古典音乐爱好社(后面简称爱乐社)的社团经费之充足是其他社团所不能比拟的,加上后来那些富家子弟入社之后,社费动不动就五、六千块的缴。现在的爱乐社除了一间将近40坪的超大社办之外,社办旁边还有一间20坪大的音乐视听室,除了完全隔音之外,音响设备与录音设备也都是超一流的,而每天的下午两点到六点,则是柳傲霜一个人的时间,除了她一个人以外,任何人都不许使用视听室,简单来说就是独佔的意思。话说今天下午的视听室也是专属于柳傲霜一个人的,但是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唿唿唿……你倒是很喜欢我的肉棒嘛!」「呜……咕……唿……是的,主人!……小霜……小霜喜欢你的大肉棒!」
「喂喂喂!可别只光顾着舔啊,节奏呢?布拉姆斯是这种感觉吗?如果只有这种程度布拉姆斯可是会哭泣的。」「是的,小霜知道了,嗯姆……布拉姆斯的感觉应该更加纤细,而且大胆壮阔,唔……唿……」「对了,就是这样……喔……嘶……《布拉姆斯的安魂曲》,唔……这种感觉……」诺大的视听室中,正回荡着《布拉姆斯的安魂曲》,而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柳傲霜正卖力地舔弄着一个男人的分身……「你真是一只淫荡的母狗!」「是……小霜是淫荡的母狗,所以……所以……请主人用巨大的鸡巴塞满母狗的小穴吧!」「才几天没见又学了一堆坏东西,连鸡巴都会说了,可见你真的是犯贱啊!没办法,就满足你吧!」「谢谢主人!」此刻的柳傲霜已经是一脸淫猥的表情,丝毫没有半点她那冰山美人的气息。「那么就换个音乐吧,唔……我看看……小霜想不想飞啊?」「飞?」「对啊!飞上天堂啊!」「想要,母狗小霜想要,请主人赶快降下主人的恩赐吧!」「那么就是这一首啰,《华格纳——女武神的飞行》,淫叫吧!你这个下流淫荡的华薾基莉雅。」随着音乐充满紧张感的开场,男子用他的手指玩弄着柳傲霜的小穴。「啊……啊……那里……再用力一点,唔咕……」「唿唿唿……想要了是吧?但是还不行喔!前奏还没结束哩!你要去感受,用心灵去感受音乐的气势啊!」男子正配合着音乐的节奏调整手指出力的大小以及速度。「啊……唔……不行了,主人!拜託你放进来,放进来……啊啊……」
于是,当铜管乐器的声势达到最高峰时,男子毫不留情地将自己的老二一口气挺进,不过为了配合音乐的节奏,他只是缓缓地、轻轻地动着他的下半身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样的关系……就在此刻,男子的脑中开始回亿起当初至今的种种经过……男子的名字叫村越进太。(迷之声:想死就尽管用,当心被黑彩虹告……)(ACGFAN:是是,小的不敢,马上换过。)咳!男子的名字叫做傅步翔是春风学园爱乐社的社员之一,也是唯一不具显赫家世背景的社员。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身处爱乐社中,傅步翔算是个异类,但是凭藉着他惊人的古典乐知识与见解,社团里倒也没什么人会动他,原因前面也说过了,现在的爱乐社,真正喜欢古典音乐,对古典乐有足够认知的人,恐怕用十只手指头就能数出来了,如果说到社团干部的话,那更是只有一个人,而那个人正是爱乐社的社长——柳傲霜。正因为身为社团当中难得的人才,所以傅步翔对于许多社员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尤其是每次到了要做社员音乐鑑赏心得报告的时候,每个人都急着找他做枪手,又如果社团要办活动,而社长因为学生会的事情抽不开身,那么凡是关于活动中所涉及的需要古典乐相关知识的部份,干部也都是找他讨论,甚至宣传在做海报时,海报词都需要他帮忙想……不过,他从来没有浮上台面过,当然,这一方面固然是他身份的关系,但是另一方面却也是他的个性使然,因为除了古典乐以外,他什么也不关心,这样的态度,难免给人一种孤傲的感觉,所以在社团中许多人都觉得他碍眼,但是却又因为有求于他,而不能对他怎样。事情发生在一个盛夏的午后,是由爱乐社的副社长黄盈富跟傅步翔两个人的争执开始的。「混帐!不要以为你多知道几个音乐家就了不起,告诉你,你什么也不是,只是我们社团里的一沱垃圾!」「至少我这沱垃圾总比连柴可夫斯基的《第一号钢琴协奏曲》是什么都不知
道的爱乐社副社长要好吧!「傅步翔冷冷的说道。「不要跟我在那边扯什么拉柴车司机,我只知道贝多芬,管他是什么司机?
难道会有乐圣伟大吗?「「那贝多芬的作品你又听过几首?你不是连皇帝跟田园都搞不清楚吗?」依旧是那一贯的,欠扁的语气。「你……你住口,这里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来的地方,滚出去!」看来副社长已经是恼羞成怒了。「哟!歇斯底里发作啦?我走也没关系,反正企划案是社长交代下来给你们的,跟我也没关系。」掠下这一句话之后,傅步翔朝着社团的干部会议室门口移动。这下黄盈富开始紧张了,他当初之所以能当上副社长,当然不是有什么真才实料,而是因为当初入社时有一份程度测验,他动手脚将自己的考卷跟傅步翔的考卷交换了,因此他一入社就是程度最高的圣音组,而傅步翔则是口哨组的,在他与其他干部的『努力』之下,他们一直将自己的无能掩饰的很好,(尤其是在社长面前),而这里头,傅步翔当然是很重要的角色,至少现在不是跟他闹翻的时候……「等等!我接受你的条件。」在极度的压抑下,黄盈富开口说道。「那好,就这样照我的版本下去处理啰!」傅步翔一脸毫不在乎的表情「呜……就照你的意见。」副社长的眼神看起来像是要把对方给吞了一般「那我走了。」挂着一脸欠扁,属于胜利者的笑容,傅步翔一边哼着莫札特的《唐璜》(DonGiovanni),一边踏着轻快的脚步离开了社办
傅步翔离开社办之后没多久。「妈的!我干他老爸!」副社恶狠狠的骂道。「副社,没用的啦!人家是父不详,老爸是谁都不知道,哪干得到啊!」企划在一旁笑道。「哈哈!没错!!父不详,正是个龟蛋。」于是一群人就在会议室中你一言我一语的发泄对傅步翔的不满。至于傅步翔本人呢?则是正朝着会议室旁的视听室走去,就在要到达视听室门口之时,背后忽然有人叫住他,回头一看,竟然是柳傲霜。「喂!你是什么人?怎么会从爱乐社的干部会议室里头出来?」柳傲霜刚结束了学生会的工作,正准备要到爱乐社时,就看到傅步翔从会议室中走出来一般来说,除了干部以外,任何人都不得进出干部会议室,所以柳傲霜感到有点奇怪,因为对柳傲霜来说,傅步翔只是五百多个社员里的其中一个,何况他又是程度最差的口哨组的,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傅步翔是谁,甚至连他是爱乐社社员这件事她都不知道,所以她当然会上前盘问。「我叫做傅步翔,是爱乐社的社员。」虽然柳傲霜不认识傅步翔,但傅步翔可认得她,看到自家的社长叫住自己,傅步翔干脆先表明自己的身份。「我没看过你,而且你不知道吗?非干部不得任意进出干部会议室。」柳傲霜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是副社长叫我来的。」傅步翔没好气的说道。「盈富?他找你干什么?」「不知道,他在会议室里,你自己问他吧!」说完转身准备进入视听室「等等!你给我站住!你居然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看来是被傅步翔冷漠的态度刺激到了,柳傲霜一只手从后面抓住了傅步翔的肩膀:「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会议室问问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我说不要呢?」对于柳傲霜的高压,傅步翔感到十分的不愉快「你想违抗我?」柳傲霜的怒气更盛了。「违抗,我怎么敢呢?我只是不想呆呆的站在这里而已,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到视听室去,你可以在那里找到我。」也不管柳傲霜是否介意,傅步翔转身就进入了视听室。望着傅步翔嚣张的背影,在一阵咬牙之后,柳傲霜转身向旁边的会议室走去。没多久就来到会议室的门口,隐约听到里面有人声,而且有提到傅步翔这个名字,于是她推开了会议室的门走了进去。「傅步翔这傢伙……」会议室中原本还打算继续咒骂傅步翔的副社长看到社长开门进来,赶紧把话吞回去,但是似乎有点迟了。「副社!你刚刚说的傅步翔是谁?」很明显的,柳傲霜把刚刚受的气有一部份发泄在副社长身上了。「呃……就是……」该不会是事情穿帮了吧,副社长心理一阵紧张。「刚刚我在们口遇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从会议室这边离开,他自称是本社社员,叫做傅步翔,他说是你找他过来的,可有这一回事?」原来没事啊!副社长心理一松,马上想出藉口搪塞。「没有啊!傅步翔的确是本社社员没错,但是他是口哨组的,我不可能放他进来这里的。」「对了!社长,这是这次的企划案,选曲方面我们已经初步定案了,请你过目。」在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之后,副社长赶紧转移话题。「唔……我看看。」接过了副社手上的会议记录,柳傲霜开始仔细地阅读起来「嗯,盈富,你选曲的Sense还是那么合我的意……这个构想也不错,看来这次的企划应该会很成功。」柳傲霜难得的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谢谢社长的夸奖!」「那么,你们继续讨论吧,我要去处理一下刚才的事情。」说完,柳傲霜离开了会议室,朝着视听室准备找傅步翔对质。「好险啊!」企划小声的说道。「不过那小子讨厌归讨厌,但是他选的曲子一次也没有让社长删改过。」宣传也说出了他的感想。在过去,他们也曾经找过其他枪手,但是社长难免还是会略有微词,不过只要傅步翔出马,从来就没有被社长打枪过。「哼,不过是个龟蛋罢了,论家世哪能跟我比!」黄盈富把手上的那份《傅步翔版本的企划案》往桌上一丢,酸熘熘的说道。总而言之,这次又被他们蒙混过关了一次。再说另一方面,认为傅步翔戏弄了自己的柳傲霜,则是怒气沖沖地直奔视听室。************前情提要:话说柳傲霜因为认为傅步翔戏耍了自己,而打算到视听室找他对质……柳傲霜快步地走向视听室,而到达门口时双手一推,视听室的门就这么被推开了,而在不远的眼前背对着自己的不正是自己在找寻的目标吗?「傅……」正当柳傲霜要唿唤眼前这名男子的姓名时,他却忽然转过身来「嘘~~」也许是开门时的声音惊动了他,傅步翔回身将他的食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要求对方安静的手势。看到傅步详的手势,柳傲霜先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的柳傲霜就发现视听室正处于一种神圣而庄严的气氛当中。「这是……比才《採珠人》里的《AuFondDuTempleSaint》!」柳傲霜在确认了室内的旋律之后不由得脱口而出,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从傅步翔脸上对她露出的笑容她知道——他听到了。不过傅步翔并没有再有任何动作,他只是再度回过身,继续沉浸于那男高音与男中音绝美的二重唱当中,柳傲霜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缓缓地走到傅步翔身旁,闭上眼睛欣赏这首她认为在法国歌剧当中不可不听的天籁名曲。时间缓缓地流逝……三分钟之后。「你喜欢这首歌?」先开口的是傅步翔。「说到比才,大多数的人都只知道《卡门》的《哈巴奈拉》,但是我认为这首才是真正的必听经典。」对于傅步翔的质问,柳傲霜淡淡的说出了她的感想在听完柳傲霜的评论之后,傅步翔不置可否,也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你找我有事?」「嗯,我打算再问你一次,你去会议室到底有什么目的?」恢复了一贯的冷静,柳傲霜冷冷的问道。「原因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你要不相信,我也没办法。」说完双手一摊,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我知道了,我就相信你吧……咦?」在两人交谈的同时,音乐的旋律再度响起……在优雅的前奏响起不久后,两人忽然异口同声说道:「『强尼?史基基』,《我亲爱的父亲》。」在这之后则是一段长达两分多钟的沉寂,直到音乐结束……「虽然我相信你,但是规定就是规定,即使是副社叫你去的,但是你并没有得到我的同意吧?按照社规,副社长并没有容许他人进入会议室的权限。」柳傲霜看着傅步翔冷冷的说道。「的确是没有。」傅步翔淡淡的回答道,脸上还是一脸毫不在乎的表情「那么……」柳傲霜吸了一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们来个小小的测验吧,如果你通过了,我就当做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如何?」柳傲霜一改原先冷淡的语气,但是语气当中似乎带着一种十分复杂的情绪。「可以,虽你高兴。」依旧是那一贯的口吻。「那么你等一下。」说完之后柳傲霜向播放室走去。「等一下我会放几首音乐,你就回答他的曲名、作者与章节,没问题吧?」
柳傲霜的声音从播放室传来。「可以。」「那么,开始啰!」随着音乐的开始,室内气氛顿时一变,一阵号角声响起,雄壮的气势蓦然升起,彷彿千军万马即将奔驰而来,然而不久之后响起的却是一阵热闹活泼的音乐,彷彿那千军万马正在追击敌人一般。「苏沛,《轻骑兵序曲》。」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傅步翔不加思索就说出了答案「很好!那么第二首。」当第二首音乐响起时先前壮阔的气势瞬间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华丽热闹且活泼的气氛,丹麦鼓轻快的节奏使人彷彿是置身在一场热闹的大游行一般,虽着音乐的节奏,让人不由自主的的想要跟着鼓掌应和。「约翰史特劳斯,《赖雷尔基进行曲》,小泽征尔指挥维也纳爱乐管絃乐团版本的。」「不错嘛!连指挥跟乐团都能答得出来,那么,最后一首了。」当音乐的前奏响起时,一种独一无二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对傅步翔来说这真的是熟得不能再熟了。「柴可夫斯基,《第一号钢琴协奏曲》,卡拉扬指挥的版本。」傅步翔似乎是觉得自己被小看了,因此前奏才一响起,便很不耐烦的回答道。听到傅步翔这么快就答出答案,柳傲霜脸上却没有一丝惊讶的神色,反倒是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一般,朝着傅步翔走来。「看来总算是被我找到你了,本社的影子副社长。」「什么?」「躲在黄盈富后面帮他策划大小事务的人就是你吧!你还没发现吗?刚刚第一首的《轻骑兵序曲》是去年学校迎新的时候所使用的曲目,第二首《赖雷尔基进行曲》则是校庆的时候所使用到的曲目,至于第三首,也就是最后一首……」
此刻柳傲霜已完全来到傅步翔面前:「是今年社团成果发表会要用的曲子,也就是你刚刚才选出来的曲子,你该不会是忘了吧?」柳傲霜此刻的神情虽然看不出她有没有在生气,但是多少看得出来他对于傅不详的作为有点不满。「原来你都知道。」傅步翔只能一阵苦笑。「其实我本来也不知道,毕竟我太忙了,两边的事务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但是对于副社的能力我心里还是有谱的,我知道那些不可能是他办得到的。」
「为什么?」傅步翔不解的问道「你难道不知道黄家的那位公子哥品味低俗是出了名的吗?我告诉你吧,除了贝多芬以外,他谁也没听过,而且《命运交响曲》跟《英雄交响曲》还会弄错……」听到这里,傅步翔已经忍不住「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怎么了?」对于傅步翔的举动,柳傲霜感到不解「那么我也告诉你吧!不只是《命运》跟《英雄》而已,他《田园》跟《皇帝》也都分不清。」傅步翔边笑边说道:「而且当我跟他说到柴可夫斯基的时候,他还以为我在跟他说大卡车司机哩!」这下连柳傲霜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大卡车司机……哈哈……」就在这时侯,看着柳傲霜的笑颜,傅步翔居然不自觉的呆住了,他发现眼前的这名女性,此刻居然是如此的吸引自己。此时柳傲霜伸手擦去眼角的眼泪,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她也发现此刻傅步翔正盯着自己看。「没……没什么,只是你太漂亮了……啊!真是的,我在说些什么啊!」恍惚中傅步翔不小心说出了心理的话,虽然随即就发现了自己的失言,但是似乎已经太迟了,整个气氛马上陷入尴尬的沉默当中。「我必须要走了。」收起脸上的笑容,柳傲霜又恢复了她一贯冷漠的态度由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傅步翔只是点个头,然后说了声「嗯!」「那么,下礼拜一,同样的时间,这里见。」「耶?」对于柳傲霜突如其来的邀约,傅步翔大感惊讶。「既然知道事情都是你负责策划的,那么我直接找你讨论就好了,总不需要再透过副社吧!」说完转身便走了,只留下傅步翔一个人在视听室里思索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前情提要:话说傅步翔这个「影子副社长」的身份被柳傲霜揭穿了,并且约定他下个礼拜一再次见面………「离成果发表会只剩不到两个礼拜了啊!」傅步翔趴在自己的座位喃喃自语道,在上次与柳傲霜见面之后,到今天为止他们又碰面了五次,但每次见面都是讨论成果发表会的筹备事宜「今天下午还是要过去…哈~~」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傅步翔从他的座位站了起来,准备离开教室「傅步翔!!」听到背后忽然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傅不翔直觉的回头一看,没有看到人………「往下看………」听到下方传来声音,傅步翔把头一彽,面前是一个身材颇为佣肿男生,也难怪刚刚傅步翔转身的时候看不到他,因为他的头才勘勘到傅步翔的腰部再高一点而已「我认识你吗?」望着眼前的陌生人,傅步翔冷冷的问道「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我是光画社的,我姓倪叫做倪奏凯,以后还请多多只指教!」「光画社?没兴趣!」傅步翔话一说完,转身就走,朝视听室迈进当傅步翔将视听室那扇厚重的隔音门推开时,很意外的发现柳傲霜以经先到了,前面的几次见面,都因为柳傲霜身兼学生会的事务分身乏术的关系,向来都是傅步翔先到,然后一个人在这里等对方过来,不过今天柳傲霜却已经坐在座位上,背对着他静静的领听着音乐,傅步翔虽然感到讶异,不过依然迈开脚步朝柳傲霜的座位走去厚重的大门因为装了装了气压式铰链的关系,关闭时无声无息,地板则因为铺着厚重的地毯的缘故,走起路也是敲然无声,而此刻空气中流荡的,则是有帝王安眠曲之称的『巴哈』的《郭德堡变奏曲》,伴随着音乐轻快如滑翔般的旋律,傅步翔走到了柳傲霜的身边,正当他要开口向柳傲霜打招唿时,他却发现他整个人都僵住了彷彿自己瞬间变成了一根盐柱,又像是一尊被石化了的石像一般,呆在那里,动也不动因为惊讶已经瞬间冰冻了他,而这份惊讶,则来自于眼前的女性——柳傲霜
眼前的女性正沉沉的睡着,身体微微的侧倾,雪白粉嫩的颈子从披肩的秀发中露出大半,胸口随着唿吸规律的起伏着,但是最令傅步翔感到震惊的——是那张安祥的睡脸,没有了一贯的冷漠,一张无防备而皎好脸孔就这样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原来那天自己看到的果然不是幻觉」傅步翔回想起几天前那个有着美好的笑容的女生,跟这几天与他讨论事情,冷若冰霜的女生虽然两个女生是同一个人,但是后面这几天的相处,还真的是让傅步翔越来越怀疑:自己那一天所看到的柳傲霜是否只是一个幻影?「是吗?原来你也跟我一样………」细细端详着柳傲霜的面孔之后,傅步翔轻声的喃喃自语着他并不打算唤醒她,他只是轻轻在她的身旁的座位坐下,然后静静的看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郭德堡变奏曲的旋律结束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另一首气势磅礴的曲子『卡尔。奥福』的《布兰诗歌》里的《命运,世界的女王》其实以这种几近于奢华的视听设备聆听像是《布兰诗歌》或是《1812大
序曲》这一类的曲目无疑的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也由于这份气势太过惊人,沉睡的中柳傲霜正缓缓争开她的眼睛,当她看到眼前的傅步翔时,脸上的神情先是警戒,然后放松,最后转为冷漠,然而当她要开口时,眼前的男生却抢先了一步「好惊人的早安曲啊!」傅步翔带着坏坏的笑容说道「你在家里都是这样起床的吗?」到这里口气已经略带一点轻薄的味道了「如果再附赠一个早安之吻,是不是会更好呢?」说着,整张脸便朝着柳傲霜靠了过去而此刻柳傲霜的脑袋正陷入一团混乱当中,眼前这个轻薄的男子是谁啊?真的是他前几天认识的那名叫做傅步翔的男生吗?这落差未免也太大了吧!?
但是很明显的,现在并不是一个适合去思考问题的时候,因为对方身体已经朝着自己靠了过来,而那张带着轻薄的脸孔也离自己的脸也越来越近……「你走开!!」柳傲霜赶紧站起身子,并且向后退了一步「哎呀!别这么冷漠嘛!」带着一脸邪恶的笑容,傅步翔也跟着站了起来,继续向柳傲霜逼近「你……你不要过来………呀啊!」「嘿嘿嘿。……我就是要………呜哇啊!!!」随着柳傲霜一步步的后退,傅步翔也就一步步的逼近,眼看傅步翔就要将柳傲霜抓到手时,两个人却同时发出了惊叫声原来是因为柳傲霜一边后退,一边又要抵抗傅步翔的进逼,导致后脚跟在地毯上绊了一下,而当时她正打算用双手将傅不翔推开,这种状况下重心要能保持平衡那才叫有鬼!说不得,她整个人登时向后跌倒,而傅步翔见状,则是急忙的伸出双手要将柳傲霜拉住,原本一脸我要侵犯你的神情,现在显露出来的完全是惊慌和仓惶,不过他的努力并没有获得回报,因为那天杀的地毯也同样给惊慌失措的他来了那么一下,只是柳傲霜是向后仰,而他是向前扑,两者一配合之下,就是现在所呈现出来的结果——-他们俩位,目前正以十分暧昧而尴尬的姿势倒卧在地上
沉默一秒二秒三秒四秒五秒六秒七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个人一同发出惨叫而伴随着两个人的惨叫声响起的,则是布兰诗歌那壮阔的结尾「Hacinhorasinemoracordepulsumtangite」「quodpersortemsternitfortem,mecumomnesplangite!……」(命运女神无情的一击,连强者都被击垮,就让琴弦高响,一同与我歌诵悲伤)第二乐章提尔的恶作剧他与她的相遇,或许只是一场偶然她与他的相识,则缘起于一次意外然而他(她)们两人的交往,绝对是始于一个临时起意的恶作剧………
现在傅步翔与柳傲霜两个人,正以一种十分暧昧,甚至于可以说是猥亵的姿势纠缠在一起,更正确的来说,在外人的眼光看来,这根本就是「男上女下」的体位………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让我们倒带并且慢动作重播一下话说那时,柳傲霜原本打算推开傅步翔双手,并没有如预期的作用在目标对象身上,因为她的脚被地毯绊了一下,造成她些微的向后倾倒,但是双手前推的反作用力,加速了她是去重心的速度,于是她就这么双手前伸,以自由落体的态势向后仰倒再看看傅步翔这边,傅步翔在看到柳傲霜绊倒的第一时间,马上伸出双手打算拉她一把,本来是目标正确的,但是他太过心急,脚步跨得太大,前脚先行,后脚没有跟上,于是地毯也开了他一个小玩笑,这下好了,原本要救人的,现在看起来到像是饿虎扑羊一般,成了张开双手向前扑的大野狼………我们都知道,人在跌倒的时候,双手会反射性的想抓住些什么,好保护自己,而这两位双手张开的男女,一个是向前扑,一个则向后仰倒,他们的双手,又做了些什么呢?于是乎,柳傲霜的双手穿过傅步翔的腋下,绕过他的背后,将傅步翔抱了个紧,而傅步翔的左手将柳傲霜的头牢牢的抱着,保护她落地时不会受到伤害,右手嘛………这个角度看不清楚,但至少这一切在他们还身处半空中,尚未跌落至地毯上前,看起来都还好,然而当他们倒下之后,一切就改观了………紧贴的酥胸,耳边的吐息,下体敏感部位的接触,还有那只正按在胸口的大手由于柳傲霜紧紧的抱住了傅步翔,于是她的一对玉兔现在正紧紧的贴着傅步翔的身体,而傅步翔因为将柳傲霜的头紧贴在自己的肩头,于是现在柳傲霜因为方才的惊恐而吐出的喘息,现在全部吹在他的耳边由于受到了这样的刺激,傅步翔雄起的男性象徵现在则正顶着柳傲霜的下体,另外他的右手,正以一种虽然不是很自然,但是还可以接受的姿势放在柳傲霜的其中一只玉兔上,所以说,除了那搅局的右手之外,现在两个人可以说是完全零距离紧紧的贴在一起好了!慢动作重播结束了,让我们继续看后续的发展吧!于是两个人先是沉默了片刻(估计是吓呆了),接着各自发出意味不明的惨叫声,然后迅速逃离对方的魔掌………「你………你……你…」柳傲霜看着傅步翔一个你字你了半天,不知该说些什么「我………我……我…」很明显的,傅步翔这边也不惶多让,一个我字吱吱呜呜了老半天,却什么建设性的字眼也没说出来而这时候两个人的表情,一个显得羞涩,一个看起来尴尬「我……我把稿子给带来了!」「你……你那天说的稿子呢?」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同时开口发话,一个是为了平抚情绪所提出的没有营养的问题,一个是为了转移焦点让人摸不着头绪的句子,可是兜在一起,却成了一唱一和,彷彿是很有默契的问答一般,如果不考虑答案是比问题先一步这一点的话………「拿给我看看吧!!」有看过四川有名的杂技表演『变脸』吗?没看过没关系,这里有两个人现场示范当傅步翔将手中的稿子递交给柳傲霜之后,两个人的脸上已经看不出羞涩与尴尬,取而代之的,是一贯的冷漠与无关心的神情「………其实古典乐就好比是那位美好可爱的邻家女孩,你每天早上出们都有可能在门口碰见她,只是你从来不会知道她的名字…………古典乐环绕我们四周,你常常会听见她,但是你不知道她是古典乐,也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你知道——-她的旋律好优美,她的曲调好好听,而且她总是令你觉得十分的熟悉………」「写得真好,真的是十分贴切,只可惜像这种稿子用在这种地方真是浪费了」放下手中那份用于成果发表会的演说稿,柳傲霜毫不客气的对傅步翔说出她的感想「总是会有有缘人的,我想能帮到一个是一个。」依旧是那种不关我的事的口吻,然而这其中似乎多了一点深沉「帮?」似乎察觉到傅步翔话中另有所指,柳傲霜提出了她的疑问「是帮没错啊!我和你」说着傅步翔指了指自己跟柳傲霜「不都受过『她』的帮助吗?」「身为受益者,我虽然有股想要独占『她』的疯狂念头,但是就当作是做善事吧!那怕是多一个人也好,只要能有更多人认识『她』、了解『她』,我相信『她』一定能帮助更多人的。」「看来你似乎对『她』很迷恋嘛?」柳傲霜用带着一点点讽刺的语气说道
「彼此彼此吧,我想你对你的『他』也很依赖吧!」现在倒是换成傅步翔毫不留情的反击了「话说回来,你的『他』是谁啊?」傅步翔的语气中三分的询问,倒是带着七分的嘲弄,彷彿刚刚那个坏坏的傅步翔又偷偷熘了出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反倒是………你的那个『她』跟你好像不是很配呢!」
这下好了,别说傅步翔,连柳傲霜这边也是一样,这语气了少了冷漠,却多了调侃,也许所谓的【危险的气氛】就是现在这样的情形吧!然而接下来傅步翔的一句话,却将情势整个改观………「社长!我想,我们是在玩火………」傅步翔的表请此刻显得很认真听到那一声社长,柳傲霜先是愣了一下,等到她将傅步翔的话全部听完后,她的脸上已经拢罩了一层寒霜「傅步翔!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柳傲霜的声音很冷很冷,如果声音有温度,我想此刻的柳傲霜也许真的能做到喊水会结冻的地步吧「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彷彿要承受柳傲霜所发出来的寒气一般,傅步翔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跟你,我们两个人其实非常的相似,我们都痛苦的活着,我们压抑心中的痛,披上坚硬的壳,装做不在乎的活着,或许我们会互相吸引,但是我们坚强外表下那颗脆弱的心是经不起伤害的,我……我不想伤害你………」「你刚刚为什么对我那样做?」在听完傅步翔的解释之后,柳傲霜似乎平静了很多,但是对于刚刚造成那件意外的始作佣者,她似乎不打算放过他「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本来只应该是个一时兴起的恶作剧,但是却敲破了我的壳,你知道吗?我真正的心已经跑出来了,我很害怕,我真的很害怕」没有了平常漠不关心的神态,傅步翔现在抱着头,像个迷失的小孩一般「胆小鬼!!」丢下了这一句话,柳傲霜离开了视听室,然而在推开那厚重的大门时,她低低的说了一句:「或许,我也一样………」于是整个视听室,只剩下傅步翔一个人,抱着头,跪坐着,而空气里飘荡着的是理察?史特劳斯的《提尔的恶作剧》(TillEulenspiegelslustigeStreiche),也许他们的相遇,从根本上就是上天的一场恶作剧吧[本帖最后由皮皮夏于编辑]
夜蒅星宸金币+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 viewer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妻的性路历程
  2. 小王老师出事了
  3. 邻居老师小师妹,下岗卖淫笑中泪
  4. 羽毛球队姑娘
  5. 沾满精液的老师
  6. 我的手抢同窗
  7. 我生命里的那几个女同学女孩少妇
  8. 我的学生小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