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山村獵雙豔


.
注册【澳门新葡京赌场】会员,首存送33%的彩金,活动注册网址:


  我的婚姻,执行的是一夫双妻制,她们是姐妹,也是母女,而且相当的美豔.


  就连优秀老党员兼公务员老爸都很支持,更不用说老妈了。而死党阿呆,更嫉妒得两眼发红,这令我每天都快
乐不已。


  我这么一个外表平常,身高也只有一米六六的青年,能有如此豔福,说来还要应该谢谢阿呆呢。


  阿呆是死党齐军的外号,我刚进那所著名的农业大学,就发现同寝室的一个渣滓,什么事都呆头呆脑的,例如
去食堂打饭,买饭票,洗澡等最基本的生活常识,都懵然不懂。于是我当即呼之爲「阿呆」,群众也热烈响应,阿
呆的美誉不久就疯狂被传播。渣滓就是齐军。这下糟了,我惹著麻烦了。


  阿呆爲感谢我的深情厚意,开始亲近我,对我进行精心的研究,一个月内,爲我创作了上万个外号,可惜费尽
心思一场空啊,群众不认可,看到阿呆爲我苦苦思索,我就大乐。大二的有段时间,我对兰草进行了研究,并发表
了一系列的相关文章,主要是锻炼自己的摘抄,综合能力。


  某天,阿呆灵感来了,这样发言:「兰草,很好,很香啦,你长得这么帅,又成了研究兰草的专家,干脆叫香
帅算了。」我当场坚决反对,因爲我身高只有一米六六,五官也很普通,我有自知之明。但反对无效,这个外号在
群众中奇迹般的就传了开来。


  过了一段时间,我代表系上参加学校的演讲比赛,题目是《做一株美丽的兰草》,在比赛现场,阿呆组织了一
个合唱队,当我演讲的时候,他们就三分锺唱一次「香帅好香,香帅好帅」,由于阿呆的破坏,我不但没有获奖,
反而和他一块受了学校的处分,因爲学校认定是我与阿呆合谋. 但我俩从此名声大振。


  大学四年,并不风光,我只玩了三个女人,并且都属于丑陋型,不是水桶就是竹竿,用阿呆讥讽的话说:「你
很有眼光,都是找的人才呀,都是垃圾型人才。」


  这话虽然恶毒,却是真理。而阿呆却有十个,几乎都是美女。看见他开心的表情,我就嫉妒得要命。大学毕业
我分到了省农业厅,月工资八百。阿呆进了一进出口公司,月工资两千,用他的话是玩玩。其时,他的老爸已由市
长荣升省长了。


  在农业厅,我发誓要上进. 大家上班前,我已抹淨桌椅;大家下班了,我还留下来收拾。半年后,办公室主任
升爲副科长,本室的清洁工闲来胖得不得了,以致于追著要打我。而可怜的我却瘦成了竹竿。新主任走马上任的第
一天,就鼓励我再接再励。


  后来阿呆来了。那天,阳光明媚,阿呆和他的女朋友站在办公室门口,大喊:香帅香帅。我没有理他,但他蔑
视纪律,只身就冲了进来,并把我抓起来了。


  全室的人,目光齐刷刷的聚焦在我的身上,虽然我赶快与阿呆走了出去。但马上,香帅这个名字还是传遍了全
厅.


  在饭厅,当我痴痴的望著阿呆的女朋友时,阿呆大声嘲讽说:「奇怪,你到现在还没有见过美女吗?没有老师
的管教,素质更差了。」我承认,但那女人太美了,苗条,长发,白皙,当然,与我后来的老婆相比差得远,但当
时我却相当失态. 也致那顿饭没有吃出滋味。


  第二天,连厅长都知道了我的外号。大家谈著我的外号,都要发出一阵笑声。


  其中,新主任的笑声最响亮。


  不久,一个副厅长的远房亲戚来追我了,我当时处于饥渴型,要答应下来,这个女人也追得我积极,天天到我
办公室,天天到我宿舍。后来,阿呆来了,他嘴一撇,说:「这样的女人你都要,简直是畜牲。当然,你——哈哈
哈。还有,在这种地方,竟然混成这个样子,可悲。」在他鄙视的眼光下,我这才真正的感到这个女人是那样的丑,
除了胸部丰满外,别无他处。于是,我恶毒的将她驱逐了开去。但不久,我的年度考核竟然不及格,说是群众的意
见,我再也不能控制不住我自己,就打了新主任,让他趴在了地上。


  我的年度考核还是及了格,但办公室的灰随时都有铜钱那样厚了,大家对我还是很热情,但我的心却很冷。我
的心真的很冷,对阿呆,简直嫉妒都不行,大学时比了赢他,出来工作了,也玩不赢他,真丧气。碰巧农业厅要派
一个人下乡去锻炼,时间是两年,于是我就报了名,也打电话叫阿呆给他父亲说了说. 走的当天,全厅的人都哭了,
哭得最厉害最响亮的是新主任,他哭得在地上滚了二百圈以上。


  就这样,我到了荷花县,路很坏,车很颠簸,人差点被簸死的时候才到。说是县城,只有那么两条街,后来,
我又到了这个穷县中最穷的一个村——竹叶村,没有公路,全凭两条腿,我走了两天两夜,要走死了才到。


  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一片密林,到处是流水,到处是瀑布,土地潮湿,鲜花漫山,植物们一片生机勃勃。
这个村有百多户人家,基本是单家独户,人们过著自耕自足的生活。男人们外表都很高大,但极憔悴和苍老,大约
生活太艰苦吧,二十多岁就好像四五十岁的人啦,而女人,皮肤却都很白皙,牙齿也又白又亮,这里有好多美人儿
呢。


  我住在村长珠海大哥那里,他是个转业军人,算是有点见识. 但却整天很少说话,总是在吸烟。,一幅阴郁的
样子。他很高大,大约有一米八几,脸上有一块巨大的伤疤,没有胡须,头发乱蓬蓬的。听说以前他不是这样,性
格相当的开朗,外表也很整洁,有一次在山上遇到狼,虽然杀了狼,自己却负了重伤,伤愈后才这样的,人啊,有
时真的会变啦。


  大哥的家虽然一样是茅草屋,但却出奇的干淨,没有邋遢没有污秽,一切都是那么整齐,那么精美。这些,就
全靠大嫂了。珠大嫂是这个地方美人中的美人,岁月使她成熟,却并不苍老,有的只是更加的豔丽和妩媚,以及浓
得不能化解的女人味。她的头发很长,像乌云那样浓浓黑黑的,把她的颈子映衬的如玉一般,眼睛也很大,里面有
水波在涌动,一闪一闪的,而闪在其中的,又似乎有一些愁苦,令人不能捉摸。胸部是那样的肥大,肥得迷昏死人,
大的吓昏死人,第一眼,我虽然没有死,但我的阴茎却差点硬死,很丢人。另外,她的腰也很细,很软,一米七左
右的身材,那两个屁股简直是绝配,肥的愉快,肥的匀称,肥的美好。


  这绝对是熟女中的精品,我一辈子都没有看见,连听都未听过. 而他们的女儿花儿,大约有十八岁吧,比我高,
花儿的美,美在清新,美在自然,美在每一个器官的精致,她的眼光,充满了快乐,充满了跳跃. 母女俩人,她们
的肌肤,就是污秽沾在上面,都是最佳的装饰。只有这样的地方才会养育这样的美人。我以前在大学玩过的三个女
人,,她们是化妆品的俘虏,是垃圾箱里的産品。一比照这对母女,我就要严重鄙视她们,咒骂她们。


  第二天,我手拿一把大刀(珠大哥反複叮嘱,说他自己有次没有带刀而遇到狼吃了大亏),开始在全村巡视。
这里太穷了,家家茅屋,烧的是柴,一个商店都没有,只有一所小学,学生读到四年级,就要到很远的乡中心学校
去,老师们全部是初中生。许多孩子也只读到四年级,就辍学在家,路太远了,花儿就是这样的。但这里有丰富的
篮竹。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组织一个马队,把这里的篮竹编成的工艺品,运出去卖,然后买日用品进来。这样全
村的生活水平不就提高了?不久我到县城去了一趟,取回了叫父亲彙来的几万块钱,买了十匹马和一些日用商品,
特别买了很多女人的衣服和首饰,浩浩荡荡回到了竹叶村,整个村子马上沸腾了,比过年还热闹,我把马和商品分
给村民,然后安排了任务,让大家在家里做我布置的篮竹工艺品。隔段时间好让马运出去,又顺便带回一些日用品。


  村民走后,我把衣服和首饰拿给大嫂和花儿,大嫂只推辞了一下就笑著接受了,虽然她的笑还是有些苦,而花
儿,却心花怒放像真正的花儿啦。我虽然花了钱,却大乐。


  后来,我发觉珠大哥这家人很有点意思,首先是大哥大嫂俩人同屋分居,因爲他们的房间摆的是两张床,其次,
是大哥随时晚上都要出去,半夜才回来。最后,是听不到他俩在床上战斗的声响,这里的牆壁都是用篮竹做的,隔
音效果极差,我的听力极好,只要做,我一定能听见。奇怪。


  很快,大哥晚上出去的谜底就解开了。那晚我去一个村民家,回来的路上,突然看见大哥在前面草丛里几个起
伏,动作相当的干淨利落,几下就到了一户人家的窗下。我童心大起,悄悄上去想吓吓他。我潜上去时,一阵淫声
浪语传来:女人在呻吟,男人在用力。哦,大哥好这个。原来如此啊。当我小心离开时,不小心被大哥发见了。


  后来连续几天,大哥都有意躲避我。


  再这样下去怎么得行呢?


  一天,女人不在家,大哥又想躲开去。我赶紧拉住他,然后俩人开始喝酒,我这样宣讲了自己刚刚创建的性学
理论:现在这个社会,越来越进步了。比方男女之间,不一定都是那样,虽然我是未婚青年,但也经曆过一些,男
女之间,还有口交啦,足交啦,还有一些男人,喜欢听,这也很正常,真的很正常呢。同时我还举了阿呆爲例:「
比如我的铁哥们阿呆,你知道的,他就喜欢偷听这些声音(当然,这是对阿呆的诬蔑)。大哥显然非常的相信,因
爲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睛红了起来,同时饱含深情地叫了我一声:好兄弟。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其实,那时我的
心里是这样想的:这么美豔,性感的女人,你不喜欢,我来吧。


  大哥对我再不躲避,并视我爲平生唯一知己。


  半年后,村民们的生活就有了很大的改观,大家的精神都振奋起来,个个欢天喜地的。但珠大嫂眼里的忧愁却
并没有改变。珠大哥的阴郁也仍在。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后来,我闲下来的时间,就辅导花儿学习,好美的姑娘啊,我不忍心她荒废了时间. 同时,我早就忍不住很喜
欢她了。她也很听我的话,字愈写愈秀美。


  树林里有许多食肉动物,我也曾经遇到过,是一只狼,但奇迹般被我杀死了。


  全村都很佩服我,珠大嫂的眼里快速闪过一丝温柔。而花儿却是反複叫我讲,讲的这个情节成了经典,后来讲
给阿呆听,阿呆破天荒没有冷嘲热讽,而是大笑不断。竹叶村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大家和我的关系
越来越密切,许多青年都成了我的哥们。而珠海大哥一家,更是视我爲亲人。


  光阴似箭,还有半年,我就要离开这里,我有点伤感,但真正的好运也来了。


  有一天我在树林里闲逛,突然发现了一种兰草中的珍品,大概有十来棵吧,我差点乐昏死过去,这种兰草,外
面已经绝迹,每一棵价值上百万.


  我立即进行了研究,一定要让它繁殖,一定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兰草王国。我划定了范围,让人看守,这种花是
受不得任何干扰的,特别是雌雄交配的时候,如果受了一丝干扰,很可能就没有后代并枯萎了。同时,它还需要一
种特别的微量元素。那段时间花儿几乎每时每刻都呆在我的身边,协作我精心培植兰草,对我很体贴,很温柔。我
知道她很喜欢我,因爲每次一提到我要走,她的眼睛便马上有点雾,有的红了。


  一天晚上,珠大哥拿出了一瓶酒,两盘肉,我和他对喝起来,大哥说:「老弟,这里不是你的久留之地,你迟
早要走的,你是我的知音啦。我的花儿也喜欢你,看样子你也很喜欢她,她虽然才满十八岁,但我和你大嫂也很中
意你,我把她配给你,你把她带走吧,你要好她一辈子啊,好不好?」我先是大惊,随即狂喜,各位,我并不是善
人。这样的极品,给我当老婆,我要定了。大哥顿了顿又有点迟疑地说:「不过我有个条件?」「什么条件?什么
条件我都接受!」我赶快回答。「那就是,那就是,你们在床上的时候你要同意我在旁边看。同时花儿也要不反对。」
大哥终于豁出去似的说. 变态,绝对是。「我同意,无所谓. 」


  我口是心非地回答。但我知道,这是一件多么艰巨的任务哇。


  我开始对花儿有了一种性的饥渴,我这才发现她的胸部好肥大,眼睛好迷人,整齐洁白的糯米小牙,好白嫩的
肌肤,她是真正的幽谷里的一株兰草哇。而单是玉一样的脖子,也能让我联想半天了。后来,花儿也隐隐知道了父
母的意思,她更喜欢和我在一起,但最多只让我拉拉她的手,哎呀,大哥交待的那件任务太艰巨了。但事在人爲,
人定胜天。


  我开始浅浅地对她宣讲她父亲很喜欢的我创建的那套性学理论:第一次,她刚听了几句,就生气转身离去;第
二次,她对我破口大骂,但未离去;第三次,她听完了我的那套理论,开始思考;第四次,她红著脸听完,羞羞地
悄声说:「结婚后,人都是你的了,随便你。」终于完成了大哥交待的任务,时间耗费了两个月。大哥和我相拥而
泣。


  我要出一次山,主要目的是买避孕药,因爲大哥大嫂都希望我和花儿能早点把喜事办了。我也想早点玩翻她,
但绝不能因此怀上孕。这里条件太差了……


  避孕药买回来不久,我和花儿就举行了婚礼. 晚上,众人散去,我又四下侦察了一番,确定已无人偷听,才放
心地,快乐地搂住了我的新娘,我的花儿。这个夏天的夜晚,花儿穿著一件裙子,刚刚洗过澡的身子发出浓浓的处
子香味,头发很湿,我知道她早就想了,她的眼睛欺骗不了我,她很早熟。在半推半就之下,我把她身上的一切都
脱了下来,肥大,结实,坚挺的乳房,一下子就弹了起来,极像两只鸽子,而红红的乳头坚挺著闪烁著光芒,她的
逼,白而嫩,被稀稀疏疏的阴毛可爱地掩覆著,同时,整个身子的肌肤像丝绸般,滑腻细嫩,白得耀眼,我拥住啰
嗦的她,正低头想含著她那娇嫩坚挺的处女奶头时,突然,门响了,珠大哥一声不吭地走了进来(这里的门是关不
牢的) .「我,我来看看你是怎样爱我闺女的。」喝过酒的大哥望著我闷闷的说. 「变态,太气人啦」。我在心里
咒骂到。但我是怎样的人大家都知道,无所谓,我的动作稍稍停顿了一下,只说了一声:欢迎。然后就开始把这具
玉体从头到下的慢慢的,精心的,用有力的双手和舌头,像文火般细细的烘烤,蹂躏,根据经验,再文静的女子也
会变成荡妇.


  我是老手了,再骚的女人在我的身下也要投降,何况未经人事的花儿呢?不久她就开始呻吟起来,很细很低,
同时她的肌肤已经有了一颗一颗的汗珠,其实当时并不热。后来,我不断的用舌头挑逗著她的又大又红的乳头,一
直让她不自觉地大幅叉开大腿,将那迷人的私处暴露在我的面前,并死命把我的头按向肥肥嫩嫩的逼口,当我的舌
头卷进逼洞时,花儿身子扭动的强度之大之猛,简直与烈马相似,差点吓了我一跳。而淫水之多,之粘,也令我狂
喜。


  我继续控制著自己,继续用手和舌去折磨,去蹂躏,去烘烤著花儿那丰满,白嫩,光滑和不断扭动的身子。女
人的第一次必须很淫荡才不会由于破处而痛苦。


  这是我消灭三个处女得到的宝贵经验。我力争想象自己在做粗活,在电脑前打字,总之,我竭力降低著自己的
刺激。后来,情欲的文火把花儿烤成了荡妇,她的双乳早就又挺又翘了,而她最美,最淫荡的地方,稀少黝黑的阴
毛已被自己的淫水肆虐得泥泞一片,于是,白嫩肥硕的两片阴唇就从阴毛里强烈地绽放开来,红红嫩嫩的肉洞也不
顾一切地露出了小小的口子。一切都水到渠成了,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我的肉棍刺了进去,彼此没有温柔,只有狂
野,没有爱护,只有撕裂。


  「老公,我痛啊,老公,我痛啊——」花儿大声呻吟著,我并没有停止动作,我只是语言安慰著,安慰著,不
久,花儿的喊痛声消失,而呻吟却在肌肉的撞击声中继续,太白太嫩,太美太猛了,我自我控制的能力还有待修炼,
因爲,不久,在花儿凄惨的呻吟里,我猛烈的浓精就射进了那个小小的肉洞。


  抬头看,珠大哥早就脱下了裤子,一根肉棍软弱的垂著,没有阴囊,只有一个伤疤。「很好,像狗!」地下留
下一滩污秽,珠大哥冷酷地说,站起来转身走了。


  后来,我知道珠大哥是个废人,他的睾丸就在那次与狼的搏斗中被狼抓坏的,难怪大嫂的眼光——知道了珠大
哥的秘密,想到珠大嫂丰硕性感风骚的身子,以及这基本不会隔音的房间,我知道,不出意外,大嫂熬不了多久也
将躺在我的床上了。


  花儿尝到男女之间那种巨大的快感后,非常积极,接下来的日子,只要有时间,不管白天黑夜,她就和我躲在
屋内进行肉搏战,床,已坏了三次。而花儿在第二天晚上,在我的身下啰嗦:「老公,我尿尿啦,老公,老公,我
尿尿啦,不要钻我啦,啊。」刚刚成爲少妇的花儿从此就次次被我推到了性的高峰。很快花儿的双乳就像巨大的白
兔,在她胸前跳跃著了,肌肤,也湿润的更厉害,而眼睛,清澈中有著浓浓的性欲,所有的一切,都显示了我那雄
性力量的伟大。同时,每次玩著花儿,我都大声地呐喊,拼命地进攻,花儿每次开始还一再要求我「小声点小声点」,
但后来她也放开了,于是,肌肉的撞击声,我的呐喊声,花儿的呻吟声,交彙成一首非常色,非常嘹亮的日逼交响
曲,我知道,这首交响曲,不但大哥在听,隔壁的大嫂也在听。我早就听到了隔壁她粗重的喘气声和拼命压抑的呻
吟声了。


  珠大哥几乎每次都来观战,当我们平静下来,相拥相偎的时候,他总是说著这么一句话:很好,像狗!然后转
身离去。从第四天起,大哥也给我们一样的全裸,每次他的地下,都留下一团污渍. 有一天,大哥突然对我提了一
个更奇怪的意见:「兄弟,你听到没有?每晚你们在床上相爱的时候,你大嫂都在隔壁偷听。


  我这个样子,真是对她不起呀。不如你把她也一块做了。这样我们一家人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否则,以后她
如果去找个男人,我还不好办. 如何?」知音呀,知音呀。我紧紧握住大哥的双手,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我在床上对花儿搞起了三部曲:


  一是边日她,边讲一些黄色下流的故事(不要母女)。结果是她开始不喜欢,后来喜欢,最后渴求;


  二是边日她,边开始夹杂讲母女同伺一个男人的淫秽故事,结果是她开始极不喜欢,简直是厌恶,后来喜欢,
最后反应强烈。(第二天我发现大嫂在我面前脸上红潮滚滚,我大喜)


  三是边日她,边主要讲母女同伺一个男人的淫秽故事,她喜欢得不行,后来,她还好几次悄悄对我说:「你日
我呀,如果把我妈妈也一块日了,才好啊。」


  (此后有一天大嫂在无人时,竟然无意轻轻摸了摸我的手,我大乐,因爲虽是无意却是有意哇)


  「本帖最后由 liuxiaolu121 于 2010-10-31 09:19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善了个哉的金币 +15合格 2010-10-31 20:48


  UID5597163精华0 原创0 贴威望0 点贡献8 值赞助0 次阅读权限30在线时间39小时注册时间2009-12-26最后登
录2011-4-30 查看详细资料


  本贴共获得感谢 X 39 TOP


  作者的其他主题:【梦开始的地方】【中军的强暴之夜】【巨乳谭】【我所接触的校妓——大三的女孩田田】
作者:不详【老婆怀孕拿老妈泻火】【KTV 的学生妹】liuxiaolu121 LEVEL 5


  帖子771 积分37金币1820枚支持1172度感谢1186度推广0 人注册时间2009-12-26个人空间发短消息加爲好友当
前离线查看宝箱 2楼大中小发表于 2010-10-30 13:31只看该作者讲母女同伺一个男人的故事,我的声音基本都很
大声,因爲,爲了照顾隔壁那个女人。


  比我估计的时间提前了好多,一月后的一个晚上,大嫂就亲自赤身上阵,加入到这场旷日持久的肉搏战中了。


  那天晚上,我们又快乐的干了起来,照例大哥在旁边观摩著。照例我边日花儿边讲母女同伺一个男人的故事。
当花儿的阴道开始强烈的抽搐,我老经验深深顶住的时候,当时凝固的空气里,只有花儿的呻吟在歌唱。


  不经意,我突然发现了全裸著的大嫂正站在大哥的身边,媚眼如丝地望著我俩,两手不断疯狂的挤压著自己肥
大的不得了的双乳。好刺激,终于自己送上门来了,我一下爬了起来,快速走到大嫂的身边,一下把她拥入怀中,
同时,腰飞速的一降,一沉,杀了进去,然后我马上快速,充实,猛烈的抽插起来,这一系列的动作,是那么的干
淨利落,是那么的孔武有力,以至于大嫂自然的搂住我的肩膀,配合著我,被我猛抽了数十下,才清醒过来,高声
呻吟著猛推我,但马上又紧紧搂住我,大叉著腿,配合著我猛烈地交合。


  大哥在旁边看著我们。兴奋的观看著,这个女人,她的饥渴,她的肥硕,足以抵挡任何男人的攻击,我一下把
她掼在了床上,掼在她女儿的身上,同时翻过她的身子,使其与花儿面对面,好让两对肥乳相互挤压,然后豹子般
压了上去,呻吟没有一丝的停顿,战斗很激烈,肉体撞击的声音,呻吟声,两个女人的反抗声,我进攻的呐喊声,
组成了一首交响乐,后来,她俩都呻吟著求饶著「不要阿,不要阿」,我太喜欢了,我交替著疯狂地强迫她俩相互
作爱,我坚决的镇压著她们的反抗,第一次很关键,很大程度决定以后她们能不能让我双飞,我不断地强迫她们的
白嫩丰硕的肉体互相纠缠.


  后来,两个女人由被迫渐渐自愿,因爲,男人只有我一个,她们鼓胀的性欲需要发泄。而我一面爱著她们,一
面宣传:「你们都是我的妻子啊,我发誓一辈子爱你们,我喜欢你俩这样,你们是我的好妻子啊,不要害羞,我喜
欢你们这样哇。」「不要阿,不要阿」母亲后来竟然主动凑到了求饶的女儿嘴边,并一下子喷射了淫液,喷得女儿
一脸都是,我放开了一切,刺向了大嫂的最深处。渗透著大嫂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细胞的细胞。肥得好爽阿,白
嫩得好妙阿。「很好,像狗!」大哥赤裸著转身离去了。


  激情过后,只剩慵懒,两个女人如玉似雪般躺在床上。我下床去准备了一木盆热水,分别把她们抱到盆里洗澡,
抱大嫂时我还费了一些劲,她太丰腴了。擦干后,大嫂就想回到她的床上去,我坚决地阻止了她。大嫂只好把灯吹
了,躺了下来。


  我一边一个,两手把她们搂著,此时此景,内心极是快乐。但我知道,要把这两个美人一辈子都搂在怀里,还
需要努力,还需要解决一些问题,比如会不会让她俩相信我一定会一辈子都对她们好,对珠大哥怎么交待等。


  我低声说著情话:「大嫂,花儿,我谢谢你们,我发誓永远爱你们,如果以后哪天我背叛了你俩,我一定遭天
打雷劈,下辈子一定变狗变猪.


  「你骗人,你骗人——」女人齐声撒著娇。 "我在这里发誓,我这辈子一定对珠大哥好,他永远是我的亲亲的
大哥,我有他就有。


  「你骗人,你骗人——」女人齐声撒著娇。 "你们好美呀,我一定永远爱你们,一定永远爱我的俩个肉肉,嫩
肉肉,我要让你们穿漂亮的衣服,吃上精美的东西,我还要给你们买金首饰,给你们买项链,让你们的胸部更美—
—"


  「你骗人,你骗人——」女人齐声撒著娇。夜更深了,怀中美人的心结被我的情话解开,于是肥乳在我的情话
里又开始坚挺起来,她们娇媚的呻吟又开始低低地浅唱起来,现在,大哥已经睡了,旁边没有人观摩,这次一定大
干一场,一定很爽。我开始吮吸她们的雪一样的胸部,我开始吮吸她们玉一般的大奶,后来,大嫂把我拉上了她的
身子,我把花儿也拉过来去舔她母亲的奶子。战斗立即开始,立即猛烈地开始。


  有亮就好了,我最喜欢边干边看,这样最是赏心悦目。


  突然,灯亮了,「很好,太好了。」我边猛烈地日著大嫂,边忘情地呼喊起来。


  过了几十秒,我才醒觉,大哥已经进来,是他点亮的灯。「管他的,日吧,日逼好舒服。」一个昏天黑地淫声
浪语的世界在床上强烈地展开.


  后来,我和大哥把床做得相当的牢固,就算十个人睡在上面,也能承受。从此母女俩在床上与我双栖双飞,即
使怀了身孕,高胸肥乳,我们也没分居过.


  回想过去大学时候所玩过的女人,简直是垃圾,不堪回忆。


  母女双飞的难度这么大,爲何如此容易呢?高兴之余,我问她们的原因。


  「那是你好坏阿,我们被玩的兴奋得不得了,你又说我们是你的妻子,永远都爱我们,而且喜欢我们这样。说
老实话,一个女人,只要能得到她丈夫喜欢,管它什么方式呢?」她俩回答。当然我太高兴了。后来大嫂的忧愁很
快就全部,彻底的消散开去,幸福的光彩洋溢在了她的脸上,所有的村民,都说大嫂更年轻了,最多三十岁. 风情
万种,在大嫂的眼睛里安营扎寨了。


  双飞的力量真是巨大哇,一个月以后,两个女人的奶子变得更加的肥大与白嫩,而屁股也更肥硕,同时,肌肤
也更加晶莹细嫩,加上细细软软的腰肢,我更加的痴迷,更喜欢双飞了。


  兰草已增加到四十棵,但长势并不好,我知道那个地方土壤里兰草所需要的微量元素已经有限,而两个女人又
要避孕药,需求量太大,我决定出山,把兰草也带去。到了省城,碰巧那里在举行全国兰草大展销. 我通过阿呆的
父亲,赶紧化名参加了。在全场的惊诧中,我的兰草一销而光,扣除税收,淨赚五百万.


  我在省城买了别墅,并把大量的资金投入到了房地産中,当然,这一正确的投资日后给我带来了巨额的利润。
后来,我买了许多东西,其中当然也有避孕药,凯旋而归了。


  从县城到竹叶村的路途中,有一匹马不幸掉下了悬崖,好在人没事,不然就乐极生悲,彻底完蛋。


  回到小村,已是一月以后。送走前来问讯的村民,吃了饭,洗完澡,走进房里,俩个女人也是赤身裸体躺在床
上等候多时,而珠大哥,也光乎乎的等著观摩了。


  残酷的战斗开始,激烈的厮杀声,竟然把屋顶上的茅草都掀了。


  「很好,像狗。」大哥留下一滩污秽走出去,激情后的我和两个女人开始寻找避孕药,后来,我才想起在那匹
掉下悬崖的马身上。


  快乐的节目坚决不能停止,两个女人的态度异常坚决,我也不可能离得开,不到两个月,两个女人的乳房就肥
的不得了,肥肥嫩嫩的逼洞也开始始终微微张开著小口,两个早晨起来,还开始呕吐,到处找酸的东西吃,连白痴
都知道她俩已经怀上身孕了。


  剩下的兰草数量很少,长势更差,我知道这里养育兰草的那种微量元素已经基本耗尽,看到两个女人的反应,
我决定回去,下乡锻炼的时间早就超过,当然,农业厅的工作我早就无所谓了。


  到了省城,他们三人对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兴奋不已。到了别墅,面对家里的富丽堂皇,三张嘴巴,更是长时
间成了圆形。我抚掌大笑不已。巨大的幸福使两个女人更加豔丽非常。后来,大哥自愿当了园丁,不久,花园就百
花齐放,一派生机. 而两个女人,怀孕反应期一过,就爱上了时装,首饰,她俩尽情地花著我的钱,她们更美了,
而我也更加的快乐。后来,我也曾去歌舞厅找了小姐玩玩,想尝尝新鲜,但太没有味道。我也曾花费重金找了一对
母女,但一样没有味道。


  我终于明白,这对母女,是上天给我的最美的礼物哇。


  我再也没有红杏出牆。


  在我再三邀请下,毫不知情的阿呆来了,当走进别墅,特别是当我引见两个极端漂亮的妻子时,果然不出所料,
他倒在了地上。当他苏醒过来,听到我的第一句话是:「有的人,怎么这样没有出息了,竟然会昏死过去。」


  另外,我的父母也同意我的双妻制。优秀老党员兼公务员老爸说:「这么漂亮,就连白痴都会同意的。" 春天,
天气永远都是那样好,夜晚的床上,我的两个妻子赤条条的,露著两个大乳,高挺著腹部,雪一般并排偎依在我的
身边,我愉快的摩挲著她俩雪白的肌肤. 」我发觉你父亲有一句口头禅——就连白痴都怎样。「小老婆小声说. 」
对,女儿说得对。「大老婆很同意。当然,我也愉快的同意了。


  后来,我带著大老婆到农业厅去辞工作,全厅的渣滓都鼓圆著眼睛,长流著口水,以致厅内成了小河,我们办
好手续出来,而办公室新主任还坐在一个木盆里边划边追,大声嚎哭著:「好美呀,我要看呀。」简直丢人现眼,
如果带小老婆来,铁定出人命。


  阿呆整天纠缠我,要我带他到竹叶村去,我知道他想向我学习,也来点双飞.


  当然,那里我是很喜欢的,我决定抽时间哪天和阿呆再去那里,顺便投一点资,把竹叶村建设成一个新农村的
典范,以回报那里善良勤劳的人们。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自慰被女同事发现后我在公。。。
  2. 妻子红润紧凑的小肛屄
  3. 妻子的情人- 第41章:妻子再一次当着丈夫的面跟情人做爱
  4. 超淫的兩姊妹
  5. 大嫂被轮奸
  6. 极品的校园生活
  7. 还没操女友竟然先操了她妹妹~
  8.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三六六章 上任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