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网址: yazhouse8.com 新网址: yazhouseba.co

主人,我爱你


              主人,我爱你


字数:18000
章节:共17章

                第一章

  说道莫雨嫣大家对她的印象基本都是文静、孝顺、上进的乖乖女。这种评价也不足为奇,雨嫣自9岁父母离异后便一直帮母亲经营小杂货铺,虽说雨嫣并不爱招揽生意,平日看店事总抱些小书读读,但看相老实的她倒也为杂货带来了不少生意。

  高考后雨嫣考入S市的一所名牌大学,在她生长的小镇上这也算是「鲤鱼跳龙门」了。放假回家时便有街坊邻居带着小孩取经来,雨嫣倒也会告诫那些小孩几句类似于要好好听父母的话之类的邻居们爱听的话。毕业后雨嫣便在S市外企找了份产品设计的工作,虽说大城市生活基本每月都所剩无几,但作为一个外企白领,对于小城市来的她总是脸上有光的。

  不过雨嫣有个秘密:她总渴望给自己找个主人,来照顾自己、调教自己。当她意识到自己的特殊癖好就是传说中得虐恋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沉溺在S大学图书馆的日子让她接受能力大大增强,加之从网上的资料看来这种癖好的人并不稀少,这更让她觉得自己的特殊癖好不但无伤大雅,还赐予了她能感受多种兴奋的能力。

  最初雨嫣对自己的癖好属于研究阶段,列出种种可能造成自己癖好的原因,例如恋父、解压、好奇等等,但这都一一被否定。于是雨嫣便放弃探究,转入实战阶段。但实战却比研究更难以实现。

  雨嫣的第一个男朋友在得知雨嫣的癖好后便留下句「你还是适合跟你有同样爱好的人」面露鄙夷的走了。第二个男朋友倒愿意为雨嫣尝试接受这种新东西,但永远只是等着雨嫣告诉他应该如何去做「主人」。第三个男朋友得知雨嫣的癖好后便立即给雨嫣定了三条规矩:1、每天10点要给他电话作为考勤;2、每周末要来他的住所做饭打扫卫生;3、不经过他得允许不得约见其他男人。于是这段不足一周的恋情便立马夭折了。

  雨嫣也想过去本市的SM俱乐部玩玩,但一则怕消费过高,二则毕竟一个人在外地怕不安全,便也没有尝试。雨嫣也试过在网上找「主人」,本来两人QQ里聊天发现爱好都比较相符,也是同城。视频时雨嫣正脸冲着摄像头打了好一会儿招呼,却发现对方带着遮盖住半张脸的面具,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好一会儿发来一句「你不用面具?」。雨嫣这才发现这个游戏只是大家的「地下生活」,没有人会以真面目示人!

  雨嫣愤恨的关掉视频,便发誓再也不在网上找同好了。事已至此,雨嫣算明白了,好的主人是M们心中的白马王子,幻想找到王子,那是童话看多了!于是实践这事也暂告段落了。


                第二章

  厕所外面渐渐热闹起来,而厕所里面的雨嫣对着镜子给了自己一个自信的微笑。因为住的远,雨嫣每天早晨5点散着头发叼着早点挤着地铁来到公司,然后在厕所换上职业装,化上职业妆,而此时也已到上班的时间了。而今天雨嫣来得却比平时早些。

  今天算是雨嫣的大日子:向公司的设计部和销售部展示自己第一次独立设计的产品。自己工作在设计部,所以展示前征询过设计部经理的意见,也得到了她的认可,所以应该不会受到刁难。可销售部就难伺候了,且不说他们总提出一些设计师难以实现的意见,对于一个新手来说,就算设计部再力挺的作品,销售部的一个否定也能让雨嫣她几个月的辛苦付之东流。

  雨嫣再对着镜子检查了下自己黑眼圈的痕迹,已经被化妆品掩盖的差不多了。这几天雨嫣就没好好睡过,紧张且不说,光准备对付设计部刁钻问题就花了许多精力。所幸化妆品质量不错,将雨嫣的一脸倦像掩藏的所剩无几。

  展示会进行的还算顺利,一大早起来销售部的大多还沉浸在美梦中,偶尔的几个古怪问题也被雨嫣用专业知识轻松解答。尽管如此,雨嫣心里还是忐忑不已。因为在会后雨嫣看到销售部经理于天凡正和自己的上司谈论些什么。

  虽然这是第一次见到于天凡本人,但雨嫣对于他也算有所耳闻。以前不少设计就是被他给毙掉的,不光新手的设计,就是一些有经验的设计师设计出的作品也有被毙的。「上帝保佑千万不要毙掉我的设计」雨嫣不觉在胸口划起了十字。雨嫣并不信教,但临时抱佛脚却也是宁滥勿缺。

  忐忑了好一会,终于看到上司招手示意她过去,雨嫣小跑着过去,并在脸上换上了甜甜的微笑。「这对男人多少有点用吧,谁又舍得伤害一个看上去如此单纯可爱的女生呢?」虽然知道面对的是号称「冷面杀手」的于天凡,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小莫,这次的设计不错,销售部也觉得这个是有市场潜力的,不过他们还有一些建议。」相比之下,设计部这个40多岁的女上司要慈善多了,雨嫣不禁心想。听着这么说,雨嫣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了,刁钻古怪的建议可比直接丢到垃圾桶里要好的多了。

  说道听建议,雨嫣也就不那么紧张了,抬脸向于天凡望去,脸上换上了职业微笑。但一会儿雨嫣便感觉脸庞僵硬了:于天凡并没有说意见,而是打量了雨嫣一会儿,接着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丢下句「下午4点到我办公室找我」便走了。

  这个表情,为什么那么眼熟?难道……雨嫣忽然觉得脑子里嗡了一下。

                第三章

  那个表情怎么会那么眼熟?难道是……不,不可能的,都过去半年了,一定是我记错了。可怎么可能记错呢?那似笑非笑的嘴和那句「你不用面具?」。是啊,我为什么不用面具呢,为什么当初就没用面具呢?雨嫣忽然有一种想回家把电脑砸掉的冲动。可她还是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S市这么大,怎么可能那么巧呢,八成是碰上一个有同样的嘴和下巴的人罢了,就算真是他,他也一定不记得我了,就算记得,那也没什么丢人的,大家都有一样的嗜好罢了……

  雨嫣就这么想着,可算熬过了大半天。3点45,雨嫣走到洗手间整了整衣装又给了自己一个自信的微笑;3点50,雨嫣走向电梯,按了去销售部的8楼;3点55,雨嫣走出电梯,向销售部经理办公室走去,一边向自己重复之前安慰自己的话;3点59,到达销售经理办公室门口,深吸一口气,脸上挂上个职业微笑,右手做成敲门的手势;4点,门开了。

  门开了,是从里面开的,雨嫣的手还悬在半空,准备敲门,门却从里面开了。而站在眼前的是一个似笑非笑的男人,漆黑的眸子盯着自己,仿佛能看穿自己心中的每一丝涟漪。怎么可能不是他!不仅那嘴和下巴,就连眼睛,就连气质,就连神态都和那天屏幕上的那个人一模一样!他怎么可能不记得我!那眼神,明明已将我的伪装扒光,而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明明在提醒我那天所发生的事情!怎么会感觉不丢人!一个陌生人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自己对他一无所知,而他,却知道自己心中最深的秘密!

  身体似乎僵住了,而心也堵在了嗓子眼,上翘的嘴角慢慢落下来。好不容易缓过神来,雨嫣连忙将脸埋下,避开那刺穿内心的眼神,再抬起头来,挂上职业笑容,两颊却已绯红了。

  「糗大了」雨嫣心想,连忙说「于经理开门太突然了,把我吓着了。」可说完又后悔了,感觉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于天凡并没揭穿她,只是回头朝办公桌走去。「进来吧,把门带上」。雨嫣关上门,却并没有紧跟着他,她可不想被那种眼神再扒光一次。

  于天凡坐回自己位置上,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放到桌子另一头,「这是我们销售部的修改意见」。雨嫣这才松了一口气,垂着眼睛坐到了另一边的椅子上,刚坐下,眼神又立刻移到了那片文件上。「只要不看他的眼睛,应该不会那么难熬」雨嫣暗想。

  「……我们销售部的修改意见大概就是这些了,有什么问题没有?」

  「啊……」雨嫣一惊,抬起头,但立刻又把眼神固定在了膝上的那份文件上。「没有。」说实在雨嫣一句话都没听进去,一心想着怎么熬过这段时间。好在问句放在了结尾,要不于天凡一定发现她心不在焉了。

  「那你就照这个意见修改吧。」麻烦了,刚刚一句都没听进去,文件也一个字都没看,要是碰上不能实践的修改那可就麻烦了。但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好的,谢谢您的建议。」雨嫣立马起身向门口走去。

  「等等」,雨嫣一惊,停了下来,但并没有转过头。「你应该记起了我是谁吧。」不知什么时候,这个声音已来到了自己身后,耳后甚至感觉到了一阵热流。雨嫣微微一震,只觉得耳根子发烧,一时无语,便轻声「啊」了一句。

  「那下班后到对面咖啡厅门口等我。」声音又回到了远处。「哦。」雨嫣轻声回了一句,便立马跑出了门。


                第四章

  一口气跑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雨嫣才发现自己心跳的如野鹿般狂躁不已。拿起水送到嘴边才发现自己还喘着粗气。便索性来到洗手间,一把一把地往自己脸上浇凉水,抬起头时妆已花了大半。看到镜中的花脸雨嫣才意识到自己所需要的不是冷水,而是冷静。于是待调整了呼吸用纸将脸上掉下来的妆抹擦干净,便走出了洗手间。

  出了洗手间才发现自己比以前要吸引目光,想是刚刚失态了。果然刚坐下临坐的小如便半开玩笑道:「怎么了?跑了那么慌张,难不成被冷面杀给毙了?」「没,刚在楼梯间看到个大蟑螂」雨嫣随口应到,心想现在还不如被毙了呢。小如倒也没追问下去。

  冷静,冷静,雨嫣知道有些东西要现在想明白,但不冷静的时候做出的决定总是错的。渐渐的雨嫣觉得头皮不再发麻,思维也渐渐畅通起来。

  「那下班后到对面咖啡厅门口等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刚刚该说自己有别的安排,却不知怎么「哦」了一声,那岂不是答应了?想到要去,雨嫣的心又开始狂跳不止。或者,可以直接回家,又不是工作上的事,完全可以爽约的。想到不去,雨嫣又有些心有不甘,感觉自己像个未战先逃的士兵。

  纠结~雨嫣已经渐渐感觉脑袋发胀了。停!下班的决定还是等下班再做吧,要不现在的任务完不成下班就得很晚了。其实下班晚正好,就不用去纠结决定了。可雨嫣还是把工作按时完成了。

  心里想着在办公室多挨点时间,可脚却向门口迈去,不一会就下到一楼了。雨嫣忽然想着好笑,早上还紧张设计能不能通过,现在心里却完全被另外一件事占据了,而明天呢,又不知是什么事呢。其实去了也好,至少这个心结能解开,明天就不用为这事烦恼了。想着想着,待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却已站在咖啡厅门口了。

  站了两分钟,雨嫣忽然又觉得自己很傻,如果不来像未战先逃的士兵,来了岂不是任人宰割的牛羊了吗?于是想着走开,可刚走开几步,心里的失落又漫了上来,脚又不自觉地往回挪。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幻想这样能得到一个理想的主人吗?别傻了!」雨嫣咬咬牙,快步向地铁站走去。

  「要走也不跟我说一声是不是太不礼貌了啊?」一辆车忽然拦在雨嫣面前,里面于天凡探出头来。雨嫣正愣住了,车门却已打开。「上车!」雨嫣愣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在车里了。


                第五章

  暖调的灯光伴着柔美的音乐弥漫了整个餐厅,古雅的小圆桌上摆放着精致的点心和醉人的美酒,桌子这边一只玉手正轻轻叉起一小块牛排滑入那圆润的红唇中,而桌子另一边一位英俊的男士正透过举起的酒杯观赏这对面的人儿。

  这本是一个浪漫的一幕,雨嫣却并无丝毫幸福感觉,相反,口里香滑的牛排嚼起来却如蜡一般,而对面伟岸的身躯却让自己有如步入陷阱的猎物一般。雨嫣只低着头,嚼着嘴里的食物,想着心事。渴望开口说两句打破这尴尬的话,却怕使得局面更加尴尬,便索性静静等着。

  「你不是想找一个主人吗?」一个轻柔的声音从对面传来:「那今天我就是你的主人。」「啊」雨嫣一惊,眼神不自主地抬了上来,却在与对面的目光触碰的一刹那被刺了回去。心又开始狂跳起来,身体不由僵直起来,手中的叉子也变的又冷又湿,嘴巴微微张着,努力挤出些言语,却半天也发不出点声音。这也太突然了,良久的沉默竟被这样打破,本来准备着一堆解释的话此时却一句也道不出来。莫雨嫣啊莫雨嫣,你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语噎呢?

  良久挤不出半点言语,雨嫣便只好切了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慢慢的嚼着。「该死,这岂不默认了吗?」不足几秒雨嫣便悔起来。

  咽下牛排,雨嫣略想好了一段解释的话语,便抬起头来。又是仿佛看穿一切的眼神!雨嫣竟又一时发不出声音,而两颊早已烧的滚烫了。

  那似笑非笑的嘴角忽然轻轻上扬,一直有力的大手已钳住了雨嫣的手腕。「跟我来」一个轻柔的声音在雨嫣耳边响起,却如命令般不可抗拒。雨嫣跌跌的站起来,任由那大手拉着,向宾馆的电梯走去。

  被拉进门,雨嫣惊呆了。这是一间红色为主调的卧房,中间圆形的大床上有四个黑色的铐链嵌在四边。床头的墙上挂满了长短不一的鞭子、板子还有样式各异的手脚拷,床上方有几条红色的绳子垂下来,床未向的墙上,是一面硕大的镜子,贴在镜子边的雨嫣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红的发胀的脸和身后似笑非笑的于天凡。

  门被砰的关上,身后的于天凡绕道雨嫣身前,一手杵着镜子,一手抬起雨嫣的下巴,雨嫣本想避开那锐利的眼光,却顶不过那强力的大手。

  「现在你就是主人的奴隶了,要好好听主人的话」于天凡面带微笑的说。

                第六章

  「现在你就是主人的奴隶了,要好好听主人的话」不知为什么,「主人」这词现在在雨嫣听来,不是温馨和归属感,却如猎手垂涎着盘中的猎物,雨嫣不禁紧张,不,是害怕起来。

  于天凡此时已坐到了床边,温柔地说:「乖奴隶,脱掉衣服跪到主人脚边来。」雨嫣并没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扣,而是不自主地向角落退去。「不听主人的话可是要受惩罚的哦」于天凡说着便起身,雨嫣不由得往后一缩。雨嫣的手却被于天凡一把抓住,只见他转身一拉,雨嫣便被甩在了柔软的床上。于天凡已伏在了雨嫣的身边,而脸离雨嫣只有几厘米,那眼神,仿佛透着雨嫣的眼睛注视着她心底的每一个秘密。

  「这是你第一次玩吧,放心,你回被我调教成一个很乖的奴隶的。」于天凡说着手边异象了雨嫣的衣扣。

  解开的衣扣下露出雨嫣白皙的皮肤,性感的内衣裹着酥胸上下浮动。雨嫣想挣扎,却被于天凡一手一脚压着死死的,只听他伏在雨嫣耳边柔声说道「放心,主人在奴隶归顺前是不会占有你的」。听这么说雨嫣渐渐放松了下来,可立马又感觉那手指已开始摆弄自己的裤扣,便又踢起来。想着踢,可脚却被压得死死的。
  褪去了雨嫣的外衣裤于天凡并没急着去解开她的内衣,而是一手搂着雨嫣,一手从床头的墙上取下一根小指粗细的鞭子,凑到雨嫣耳边低声说道:「今天主人要教你几条规矩」,又把雨嫣推在了床上。

  雨嫣此时两只胳膊撑着床面,双腿蜷着侧放在床上。于天凡伸手一捞雨嫣的腰间,雨嫣臀便被抬起来了。「保持着别动!」声音从耳边传来,此时的雨嫣双膝双肘撑着床面,臀部撅着,而头和身子呈一条直线。雨嫣不敢乱动,却觉着这样有些不适,便直起身来,用手掌撑着床面。

  刚撑起一半,身体立即被一只大手按回去,「啪」随之而来的是由臀上的一道灼烧,心跳也加快起来,雨嫣身体一缩,开始喘起粗气来。「不是说了不要动吗?」温柔的低音在耳边响起,却不含一丝责怪。

  「以后要记得谢谢主人哦」声音又在耳边响起,雨嫣并没有说话,但不得不承认这些已经开始让自己的身体开始兴奋了,想到这雨嫣不禁地下了头。

  忽然眼前垂下一根红色的丝带,再想看时,眼睛却被它蒙上了。


                第七章

  黑暗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眼睛睁开时总是能对周围的事情先知先觉,身体做出相应的反应,但当眼睛失去了功效,身体便变得异常敏感,准备接受突如其来的变化。雨嫣正处在一片黑暗当中,整个人都警觉起来,努力用身体去察觉周遭的变化。可竟连一丝声响都没听到。

  这不同寻常的宁静反倒让雨嫣害怕起来。虽然只有几十秒,但在雨嫣看来却无比漫长。雨嫣知道于天凡并没有离开,知道他一定会对自己做点什么,但这种迷茫的等待却让雨嫣觉得又紧张又兴奋。雨嫣不禁微微一动,两肘稍稍侧移,仿佛想探寻于天凡的踪迹。

  耳边立刻传来嗖的一声,随之而来的是从屁股传来的一阵痛觉,伴随着一丝快感向全身蔓延开来。「不听主人的话是要受惩罚的」,黑暗中的这字句却像救命稻草般,将雨嫣从这孤独的恐惧中解救出去。雨嫣不禁顺从地「哦」了一声,雨嫣感觉此时的自己,定是乖的像猫儿一样了。

  尽管如此,雨嫣的眼罩并没被除去,倒是感觉背上凉凉的,想是那鞭子在身上比划这。雨嫣只觉着这鞭子从后颈划到,又从背上划到了屁股上,绕了一圈,又沿着大腿一直划到了脚踝,划过的每一寸皮肤都觉得异常敏感,好像随时准备这接受鞭打一般,当鞭子离开身体时,雨嫣才稍稍送了口气,才注意到此时身下已有些潮了。

  「既然你这么乖,那么主人决定奖励你一下」于天凡说着便将手伸向雨嫣颜色已些许变深的内衣。雨嫣只觉着一只大手轻拂了下后背,胸衣便掉落了下来。雨嫣虽觉着有些羞耻,但也没敢有太大动作。接着那只大手便沿着雨嫣的背摸到了雨嫣下垂的胸上,轻轻的揉着,忽然,两指夹住了雨嫣的乳头,一边搓着,一边轻轻向外拉伸,不一会儿就变得又圆又硬。大手离开时,那圆头上已被系上了一条红线,下面吊着个圆圆的铃铛。忽而那个圆头又被弹了一下,铃铛也被颤着响起来,跳动的铃铛拉着棉线上方的圆头跳了好些回合。等这边铃铛响罢,那边的也响了起来。

  雨嫣只觉着随着这铃铃的声音,下身仿佛浸在了沼泽里,内裤紧紧地贴在了蜜穴上。忽然,蜜穴被隔着湿透的布料纵向架上了一个细细凉凉的东西。鞭子!雨嫣不觉双腿收紧。

  「把裤子脱下来」。雨嫣并不是很情愿去做的,之前的那些虽然屈辱但毕竟可算做别逼而为之,可真正自己动手去实施于天凡的命令可就是屈服了。但架在肉体上的鞭子是有很强的威慑性的,仿佛已经瞄准了靶心,随时可以造成伤害,而这靶心,恰恰又是雨嫣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若是能看见于天凡,雨嫣想是不会轻易遵从的。可在那黑暗中,害臊少了一分,害怕却是多了一分。雨嫣便犹犹豫豫地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间。

  雨嫣正握着腰间的带子,慢慢往下蹭,忽然耳边响起了于天凡的低音:「好奴隶不该考验主人的耐心」,接着雨嫣臀上又添了一记红印,随着雨嫣身体的一震,两个铃铛也拉着胸前的圆头跳了几跳。铃声停的时候,雨嫣已撅着光腚伏在床上了。


                第八章

  一阵如蚊吟般的嗡嗡声从雨嫣身后传来,一个外缘光滑的东西滑动在雨嫣的蜜穴周围,而它经过的每一寸肌肤都传来震动带来的酥麻感。这种感觉如同毒瘾般,越是经受,越渴望沉沦。雨嫣感觉自己的蜜穴轻微的张合着,仿佛一张嘴流着涎准备吞食眼前的珍馐。然而那嘴并未如愿,那东西依然在嘴边滑着,却始终不落入那贪婪的洞穴。

  「是不是很想它进去?求主人啊。」于天凡的声音中带一丝戏谑。雨嫣察觉出着这份戏谑,便将双腿一紧,身体微微前倾,岂料身下的颤动感觉更加强烈了。于天凡见雨嫣并不开口,便将手指往前一推,那东西便滑入了那张着的蜜穴中。那东西并不大,只有手指粗细,半截手指长,呈一个椭圆形,外缘在爱液的作用下润滑无比。虽没想象中的大,这小东西却让那蜜穴解除了半分饥渴,不禁又渗出些水来。

  然而,那小东西又即刻被抽了出来。空空的洞穴立刻传来无尽的空虚感,渴望比之前愈加强烈了。那小东西并未远离,在洞穴口上又滑了一圈,借着惯性猛地插入后穴之中。雨嫣后穴从未被开发过,这突如其来的闯入让她不觉感到一阵胀痛,可那小东西的颤动渐渐消除了胀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奇特快感,相比之下,前面蜜穴的空虚感却显得更加强烈了。

  下体忽然被顶上一个硬硬的东西,冷不丁被饥渴的蜜穴吸了进去。这次是一根粗大的多的棒子,却并没有任何温度。雨嫣不禁有些失落,但这撑开蜜穴的感觉已让她觉得欣喜无比。

  然而这棒子并没有在蜜穴中停留,只是轻轻往前推了一半,便抽了出来,压在了蜜穴前的小樱桃上。「怎么还不求主人呢?」雨嫣只觉着又阵灼热感从臀上传来,这次却包含这一个手掌的热度。这拍打并不很疼,却推得雨嫣身体往前一倾,只觉着小樱桃搓在棒上,后穴的小东西又被挤进去了几分,而小铃铛又开始扯着胸前的圆球摇摇晃晃。雨嫣刚将身体回到原先的姿势,屁股上又挨了一记。如此几下,雨嫣以觉着身体快要被欲火淹没,而蜜穴也已渴望地阵阵做痛。
  「求……主人……」几个字终于从雨嫣嘴里漏了出来。然而,蜜穴并没有像期待的那样得到满足。

  「大点声」于天凡又是一巴掌拍下去,快感在雨嫣身体每一处游荡。

  「啊~求主人」雨嫣稍微提了点声音。

  又是「啪」的一声,似乎比刚刚更响亮了。「再大声点」这回是命令的口吻。
  雨嫣感觉自己似乎有些歇斯底里:「求……求主人……呀~」一根大棒已充满了雨嫣的下体。


                第九章

  大棒刚开始缓慢抽插着,浅多深少,不久便开始急速起来,多向最深处搥去,随着棒子的抽动,雨嫣的身体也随之摆动起来,本无温度的棒子也被雨嫣捂着灼热起来。棒子的抽动,后穴的抖动,和胸前的弹动交相辉映起来,雨嫣不禁呻吟阵阵,抖动连连。忽然,好似一阵激流从下体涌过,阵阵狂潮从下体散发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蜜穴含着棒子一紧一送,而后穴也嚼着那小棒儿不停地抖。
  雨嫣只觉着身体随着这绵浪随波逐流,瘫了下去。待这绵浪过去,雨嫣只觉着浑身懒懒的,便躺在床上,拥着被子,仿佛抱着爱人的臂膀。

  待身体渐渐有了精力,雨嫣便伸手扯去眼上的布条。只见于天凡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那眼神仿佛在观赏一件玩物。见雨嫣睁开了眼睛,便起身道:「看来奴隶很感激主人啊」,手已伸向雨嫣身下探出的棒子。
  雨嫣此时只觉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虽然知道于天凡就在身边,可看不见时总会有种只有自己一个人的错觉,而刚刚那阵刺激更让自己放纵了身体,想到于天凡一直带着这幅戏谑的表情看着自己,雨嫣便觉着又羞又恼,不由向后缩着身体,使劲扯着被子去掩盖自己的胴体。

  而此时于天凡已伏在了床上,一手按住了被子,一手把雨嫣下身的棒子拉了出来,「怎么,奴隶还会害臊?」,说着便将手伸向雨嫣胸前的铃铛。雨嫣还想挣扎,却被于天凡一手按住,「看来奴隶还有待被调教啊」,说着便提着铃铛下的线一把拽了下来,雨嫣只觉得两个乳头被拽的生疼,可一会儿又硬了起来。不时后穴旁的细线也被扯住,那个还在抖动的小棒便被拉了出来。

  「今天晚了,下次再等主人来调教吧。起来,我送你回去。」可雨嫣并没有动,忽然绅士起来的于天凡反倒不让她适应。

  见雨嫣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于天凡便道「那我先回去了,晚上注意安全。」说着便披上外衣,转身出门。

  看着门被带上,雨嫣只觉着心被沉入了海底——强烈的失落感已让她无法呼吸。到底期待什么呢?一个拥抱?一个热吻?还只是一丝温暖?可这些,又怎可能从这种关系中索取?可在这样特殊的激情后,对温暖的渴望却愈加强烈。或许这就是这种关系的奇妙之处:爬得越高,摔得越疼。

  也许,这只该是一场游戏!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 viewer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午夜的裸泳
  2. 夫妻群交游戏
  3. 漂亮的主管
  4. 肉体狂乱
  5. 人妻兽虐曲(全集)
  6. 恶魔护身符(上)
  7. 我中了老公的计谋
  8. 340元双飞真实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