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网址: yazhouse8.com 新网址: yazhouseba.co

人妻哀羞曲


第一章 美肛的感触

               (一)

  很久没有这样好的猎物了。令人惊讶的美貌中还散发出智慧的气氛,感性之好
就像时装模特儿,从裙子之外就能感觉出丰满的臀部,还有修长美丽的双腿。黑川
龙也从上电车以前就无法克制自己血液在沸腾。过去在上大学的途中注意过相当多
的女人,但从来没有像这样使他心跳。黄昏时刻的拥挤时间,加上月台因为架设线
路发生事故误点,人群比平时显得更拥挤。

  不知道已经受到龙也注意的那位美女怀里抱着三岁左右的孩子,站在闷热的月
台上好像很着急地等电车。从手里拿的纸包可以知道是买东西回来,好强的脸孔显
得非常娇美。

  不像是有小孩,真是美丽的女人,怎么能不要和她好好享受一番!嘿嘿嘿……

  龙也紧跟在女人的身后,双眼不停在她屁股上瞄来瞄去,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
笑容,那是自认是色魔的龙也充满信心的笑。

  这位美丽的女人另外还和三个女人在一起,但那几个女人无法进入龙也的眼里
。误点很久的电车载着拥挤的旅客进站。因为是冷气车,乘客就更拥挤。月台上的
人群向车门冲去。女人也许是抱着孩子的关系,好像要不要上车还犹豫不决,但其
他三个女人准备上车,她就跟在后面。

  龙也当然不会放松这样的好机会。趁着拥挤的人群,搂住女人的腰就向车里挤
。一面向里挤一面用另一只手迅速撩起像丝绢般薄的裙子。没有穿裤袜,龙也立即
伸手摸内裤。

  「啊!」女人张开嘴,可是在拥挤的人群中一点办法也没有。

  一面把这个女人向车里推,一面这样动作,这是经过多年经验的技巧。这种方
法对这个看起来很好强的女人是非常有效的。尤其女人有同伴时,几乎可以说百分
之百地成功。在拥挤中发现有异时,男人的手已经在裙子里,形成这样以后简直就
无法应付。更何况抱着孩子而且还有同伴。一方面为保护孩子,一方面不希望同伴
们发觉,因此对男人的调戏就无法抵抗。

  正如龙也的预测,女人走到车内才停止,然后身体震撼一下,回头瞪龙也。可
是人群继续往里挤,因此急忙回头去保护孩子。

  「你不要紧吧。」

  一个夥伴在稍许离开的地方问她。

  「嗯,不要紧。」

  这个女人急忙回应。果然是不要让夥伴发觉的样子。

  「今天的人真多呀。」

  在几乎无法动弹的车厢里,龙也悄悄在女人的耳边说。这个女人的美丽臀部和
几乎要涨破内裤的丰满感,使龙也的手感到非常舒适,几乎要把手指弹回来的美妙
感觉使龙也非常满足。

  「太太,你的屁股实在叫人受不了。」

  龙也又悄悄说,同时从内裤上慢慢抚摸她的屁股。


  龙也的判断没有错,大概是好强又有强烈自尊心,所以偶尔向龙也瞪一眼,然
后就做出毫不在意的表情。开始时想纽动腰肢,摆脱龙也的手指。可是知道拥挤的
人群使她无法做到时,开始改用高跟鞋踩龙也的脚。电车缓慢开动时,女人为保护
孩子身体自然向后挺,可是感觉出龙也的手指陷入肉里,又急忙收回身体。

  龙也看着用很自然的表情和夥伴谈话的女人,一面充份地享受她的屁股。这时
候已经完全是龙也的天下了。首先用手掌在女人的两个肉丘上抚摸。然后手指伸入
内裤和大腿的界线沿着裤缝向前摸,当然在没有穿裤袜的大腿上也向后摸。微微出
汗的大腿,使龙也觉得非常美妙。

  只是乱摸是不行的,要诀是按着一定的旋律,从腰向双丘的谷间,从大腿向肉
丘的顶点,从四周向女人的身体中心慢慢摸去。如果突然伸手进入内裤里,女人必
然会尖叫。倒不如先从四周慢慢抚摸。等女人有了反应以后,手指才进入内裤里。

  「太太,好好享受吧,我会使你很舒服。」

  龙也竟然这样大胆地在她的耳边悄悄说,同时从双丘向大腿摸进去。

  虽然如此,女人仍旧偶尔瞪他一眼,然后就装出冷静的样子。没有用手阻挡龙
也的意图,只是咬紧下嘴唇而已。实际上是因为抱着孩子的关系,就是想阻挡龙也
的手也办不到。

  「太太,你好像有快感了,屁股在颤抖。」

  龙也得寸进尺地悄悄说。听到他的话,那个女人的脸痉挛一下。

  「嘿嘿嘿,你想叫也可以。不过丢脸献丑的是你自己。不管怎么说,
你的屁股太好了。」

  在这样说话的时候,龙也的手并没有停下来。看着女人的脸慢慢开始红润,咬
着下嘴唇慢慢低头,于是龙也在她耳朵上嘘嘘吹一口气。龙也应付女人是很有信心
,他看得出女人的鼻子在起伏,和夥伴们的谈话也开始中断。

  嘿嘿嘿,她在拚命地忍耐。差不多该脱她的内裤了。不过没有想到是这样好的
猎物……

  电车到站时,从对面的车门又涌进很多的人,龙也就利用这一股力量把女人拉
向自己,然后一下就把内裤拉下一段距离。

  「啊!不要」

  大胆的动作使那个女人轻轻地叫一声,但听在别人耳里,只以为是为了拥挤的
人群这样说罢了。

  电车开动以后,龙也就配合车辆的震动抚摸赤裸的双丘。直接摸到丰满的肉感
,使龙也觉得自己的手指尖几乎要溶化。仅是如此,龙也几乎就要达到高峰。


               (二)

  用力压下手指时。双丘的肉好像立刻要把手指弹回来。过去从来没有遇到过有
这种屁股的女人。从双丘下方用手掌向上抬起时,女人的屁股震撼一下,就变得僵
硬。


  啊!实在受不了……

  龙也快要忘记是在电车里,产生想伸手摸入双丘之间的溪谷里的欲望。只要龙
也的手指稍许表示要进入溪谷里时,女人就会拚命地扭动屁股反抗。美丽的嘴好像
要张开大叫。根据龙也过去的经验,除非是特别老实的女人现在已经到了界限。何
况要摸肛门,如果手指继续向里面伸,这个女人一定会大叫。

  可是现在的龙也已经失去冷静的判断,过份恼人的双丘,龙也已经无法克制自
己。龙也的手指突然降落在双丘间的溪谷里,就在指间摸到肛门的刹那,女人开始

尖叫。

  「哎哟,不行!」

  「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同夥的女人一起这样问。周遭的旅客也露出奇妙的表情回过头来看。

  糟了……龙也急忙收回手指。

  看到女人的脸色红润,其他的女人就不放心地问道:「是不舒服,还是有人调
戏你」大概是从女人的本能感觉出美丽的夥伴被色魔调戏。

  可是这个美丽的女人好像听到调戏这两个字以后显得特别紧张,急忙摇头「没
什么……真的没有什么。」

  大概是对于自己受到色魔的侵扰感到很难为情,不想让同伴知道的样子。  
自尊心好像也非常强烈。

  听到这个美丽女人的话,四周的旅客只是看一眼龙也就立刻转回头去。

  「啊!好危险,还是不能太勉强……」

  龙也的手转到女人的大腿上,同时深深叹一 气。

  可是刚才否认有人调戏,这是表示只要不进一步,这个女人就容许龙也的动作
。龙也又开始在双丘上抚摸。女人对这样的动作好像快要忍受不住,不停地踩龙也
的脚。

  当电车的速度降低时,这个美丽的女人就像同伴们告别,准备下车的样子。电
车停下后,女人开始向车门走去。龙也跟着下车的人群一面推女人一面迅速伸手进
入双丘的溪谷间。克制着 动的心,找到肛门时,就猛烈一摸,同时揉一下。

  「啊!……不要……啊!」

  随着女人的尖叫声,她和龙也就来到月台上。

  虽然是极短的片刻,女人缩紧的菊花门在龙也的手指尖上留下强烈的感觉。

  女人站在月台上用力对龙也瞪一眼时,同时一巴掌打在龙也的脸上。
她的动作实在很突然,然后用轻蔑的眼光向他瞄一下就快步走向收票口。
龙也突然挨了一个耳光,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

  「哼,好强的女人,我更喜欢了。」

  龙也虽然还年轻,但已经喜欢这种悍马型的女人。当强奸她时遇到强烈的抵抗
,会觉得更兴奋。

  龙也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间隔一段距离跟踪那个女人。这个车站前是新建立
的社区,因此显得非常清静开始黑暗的路向四方延伸。

  女人大概是内裤被拉下的关系,走进厕所整理,当出来时车站前几乎没有行人。

  女人先回头看,没有看到龙也,就向愈来愈黑的路走去。躲在房角后的龙也立
刻出来追踪。从她肩上看到小孩睡觉的脸孔,纯真的睡相和女人成熟的屁股成为强
烈的对比。

  大概走二百多公尺时,龙也立刻追上去,从身后摸她的双丘。

  「哎哟!」女人发出尖锐的叫声,同时回头看。

  「嘿嘿嘿,你的屁股实在太好了。」

  「你要干什么?」

  好强的脸孔多少有一些苍白,睁大眼睛瞪着龙也。

  「我实在无法忘记在电车里摸到的屁股。怎么样,我们玩一玩好不好?你已经
有快感了吧!继续刚才的游戏吧……嘿嘿嘿嘿。」

  在龙也的话还没有说完时,女人就开始大叫。


  「你做出邡种讨厌的事……下流!真下流!」

  同时女人的手掌再度打在龙也的脸上。

  啪!……就在龙也感到意外发愕的刹那,女人开始逃跑。

  「可恶,绝不会让你逃走。」

  龙也准备开始追上去。

  「少爷,等一下。」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体格魁伟的中年人抓住龙也的手臂。只顾追女人的龙也,看
到突然有人出现,吓了一跳。

  「扳部,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个人是在龙也的父亲经营的黑川海运高级干部。

  「我在电车里就看到了。你这样太危险,如果被抓去该怎么办?」

  「这些话等一等再说。先追那个女人;….」

  龙也想继续追那个女人,女人已经跑很远了。

  「那个女人是不可以的。」

  「什么!扳部。你知道那个女人吗?」

  龙也听到扳部的口吻好像认识那个女人,兴奋的眼睛里冒出火花。

  「少爷的好色也真叫人受不了。现在,黑川社长是最重要的时候,少爷也该知
道不能做出惹麻烦的事吧!」

  扳部用低沈的声音说。黑川海运公司是黑社会的帮派组成,所以社会都对他们
非常注意,经营也不能算是很顺利。因此才再度开始搞毒品和女人的勾当那是一手
包办向东南亚输出毒品和卖春的女人。

  「这个我知道。快告诉我那个女人是什么人。」

  过去为龙也惹出麻烦后,扳部多次出面为他收拾残局。但这一次不让他继续做
下去,因为工作刚上轨道,对良家妇女下手实在太危险了。

  扳部想了一下,但还是无法反抗龙也。因为龙也是社长的独生子,不久的将来
就会做扳部的首领。

  「那个女人就是发生过事件的上里的老婆,名字叫江美子。」

  「你说的这个上里就是那个新闻记者吗?」

  「是的。当我们在社会还是做帮派的首领时,在报上攻击过我们的家伙。说什
么要揭穿我们是伪装解散。」

  龙也读高中的时候,他做飙车党的首领,那个上里就来采访,说什么有其父必
有其子,在报上猛烈抨击。

  至少因为上里的关系,父亲的帮派表面上不得不做出解散的样子。

  「嘿嘿嘿……原来是上里的老婆,没想到他会有这样好的老婆。」

  「少爷,至少现在不能动。她本来就是一个好强的女人。社长送贿赂 她时,
当面就摔回来。和过去一样把强奸的场面照下了,也恐吓不了她的。」

  「她叫江美子……江美子……」

  龙也好像迷上江美子。眼睛冒出异常的光泽,对扳部说的话好像也当耳边风。
这时候扳部看着龙也,心里也有一个构想慢慢形成。

  如果巧妙利用江美子,也许能当上独当一面的小头目……这样的邪恶的念头愈
来愈强烈。

  龙也确实迷上江美子,既然是这样,江美子就是讨好龙也最好的饵。况且社长
也可能对江美子很满意……。

  想到这里时,扳部的野心就变成坚定的决心。扳部本身早就看上江美子,现在
可以说是一食二鸟。不过,用普通的方法绝对不可能让江美子顺从。对她绝对不可
以有一次失败,因此要特别小心地拟定计画,不然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扳部这样在心里盘算,脸上露出可怕的笑容。


               (三)

  扳部这一天坐在游泳池边的树荫下点燃香烟,凝视着在水里游泳的大学女生。
他的视线从那个女生美丽的脸孔转向穿泳衣的健康身体,同时在想「有这样的妹妹
真是意外。」

  他在大学的水中芭蕾俱乐部找到江美子的 妹雅子已经五天。

  第一次看到雅子时,和第一次看到江美子是一样,感到冲击。雅子很像姐姐江
美子,充满自信的脸孔非常美。而且不愧是大学女生。身上充满健康美,但又使人
联想到还没有完全成熟的果实,给人一种爽快感。如果说姐姐江美子是盛开的桃花
,那么雅子可以说是纯白的百合花。

  雅子好像非常喜欢游泳。俱乐部的练习完毕以后,每天都独自一个人练习到很
晚。也许是暑期的关系,游泳池里没有其他人时还听到蝉的叫声


  扳部看到天色暗淡下来,脱下衣服只剩下一条内裤立刻跳进游泳池里。

  「谁?……你是谁?」

  雅子慌张大叫。对着浮出在水面的陌生中年人大声说:「你是谁?这个游泳池
是不准外人来的。」

  在扳部的肩上可以看出刺青的一条龙,任何人只要看到一眼大概就能猜出他的
身份。和这样可怕的中年人单独两个人在游泳池里。雅子本能地发现自已处在很危
险的状态里。

  「小姐,是雅子小姐吧?」

  扳部笑嘻嘻地说。但很快把雅子逼在游泳池的角落里。

  「你不要过来,请离开游泳池,这个游泳池是不对外开放的」雅子的脸色苍白
,说话时嘴唇在哆嗦。

  「嘿嘿嘿,雅子小姐,你的身体真美,真是叫男人受不了的。」

  听到扳部淫秽的话,雅子感到非常恐惧。

  「我早就幻想这样美的大学生在我的怀里哭一次。」

  雅子想逃走时,突然腰被扳部捉住。

  「放开我……我要大叫了」

  「不要这样急着叫嘛,不久之后。你不想哭也不行了」

  「啊……」

  雅子的身体在水里挣扎。

  扳部掏出匕首,发出可怕光泽的匕首在雅子的脖子上轻轻滑过去。版部的动作
是那么得熟练。

  「你的屁股真好,不愧是大学生」

  扳部双手围绕雅子的臀部。

  「啊!不要……!」

  在臀部产生令她恶心的感觉,雅子的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而且是在水里。活
动时很不方便。再加上反抗时会被杀的恐惧感使得雅子只好任由扳部摆弄。

  扳部用手指从泳衣上摸雅子的乳房。

  「不要!救命啊!」

  羞耻的感觉使雅子发出尖叫声。不过只是让匕首在乳房上轻轻滑过去,就能让

雅子闭上嘴。雅子是娇生惯养长大,所以匕首对她能发生很大效果。

  已经吓得开始哭泣的雅子,和姐姐江美子是强烈的对比。

  「不想死就乖乖听话。我也是不喜欢杀一个年轻的女人。」

  扳部用匕首的刀尖轻轻捅一下乳房,同时做出凶狠的表情。

  「啊,不要杀我……」

  哭的声言不由得大起来。

  「那么双手交叉放在头上。你只要放下来,我就割掉这个可爱的乳
头。」

  声到扳部凶狠的声音,雅子的双手立刻放在头上。

  「嘿嘿嘿,不要把手放下来。」

  在水里摇动的匕首将雅子洋装似的泳装肩带割断。

  「啊……不要……」

  雅子摇摆充满恐惧的脸。可是因为害怕匕首,双手没有动,匕首从雅子的肩向
下移动进入泳装包着的乳沟间。

  「不要这是干什么」「问我干什么吗?……嘿嘿嘿,要把你弄成光光的。」

  「我不要赤裸!不要把我弄成赤裸。」

  雅子一面摇头一面叫。

  「你 我闭上嘴」

  扳部用力在雅子的脸上打一记耳光。在雅子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
雅子的抵抗就到此结束。扳部好像在享受雅子的恐惧感,匕首慢慢地向下滑动。匕
首好像非常锋利。很快地,泳装在胸前分成两半。

 「啊,这样……」

  雅子经过太阳晒的脸孔,不停地向左右摇摆哭泣。

  「看到乳房了。嘿嘿嘿,比我想像的还要大。」

  扳部的脸上出现得意的笑容。

  随着匕首的移动,泳装就像昆虫的壳一样,在水里出现美丽的肢体。丰满的乳
房完全露出,泪珠从雅子的脸上滴下。

  「雅子小姐。马上就要全裸了,嘿嘿嘿,这是你出生时的样子!」

  「不要。不要……」

  雅子发出低哑的呻吟声,想弯曲自己的裸体。

  「不准动!」

  「是,是……」

  听到扳部恐吓的声音,全裸的雅子又把身体伸直。

  「雅子,现在完全赤裸了。」

  扳都手里拿着割破的泳装,裂嘴的笑。

  从雅子的双眼滴下羞耻和屈辱的泪珠。头上的双手轻微颤抖。证明雅子受到羞
辱的深度。

  「嘿嘿嘿,你的身体真不错。」

  充满健康美的身体还保留着僵硬的部份在水中摇摆。

  「不。你不能看!」

  感受到男人淫秽的视线,雅子摇动沾满泪珠的脸。想把大腿夹紧时,脸就要沈
入水里,在奠起脚尖才能勉强让脸露水外的深处,要经常活动双腿,不然就会沈入
水里。

  雅子的双腿动一下,黑色的草丛就在水中摇曳,形成恼人的景色。

  「我要好好地爱你,到这边来吧。」

  扳都伸手扭住雅子的腰,用力拉过去。

  「我不要……饶了我吧……」

  两便人的身体紧紧靠在一起。

  「用双手抱住我的肩。」

  「我不要……饶了我吧!」

  扳都是用匕首回答。只要刀尖轻轻在脖子上滑一下,雅子就无法再反抗的方法
,那是只有哭泣。

  「快一点抱好。」

  「饶了我,饶了我吧」

  「不行,现在要让你 一 露天性交的味道。」

  「啊……」

  扳部用力抱住雅子漂亮的屁股。雅子因为过度的恐惧和羞辱,觉得自己的身体
像火烧般地热起来。

  「嘿嘿嘿,你抱得很好,不过要多用一点力量。」

  「啊……」雅子很绝望地大声哭泣。因为大腿被扳部强迫分开,强烈的羞耻感
使得雅子不停地摇头。扳部的手伸入大腿之间,找到好像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女性的
阴部。

  「嘿嘿嘿,你不是第一次吧,有男人了,对不对?」

  扳部狠毒地问。

  「呜……饶了了我……」

  雅子一面哭,一面点头。

  「那么,我问你,睡过几次了?」

  「那种事……啊……」

  扳部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指还在巧妙的活动。好像不准备立刻强暴,要继续欺
凌美丽的大学生。

  「我是问你干过几次?要我动刀吗?」

  「三……次……」

  雅子回答的声言非常细小。

  「三次?那成对男人好像知道的还不够多。这样我就值得教你了。」扳部又露
出得意的笑容。

  「不过说起来,近年来的大学生,都好淫。嘿嘿嘿。」

  「我不是那样的,我们是相爱的……」

  「是吗?那么雅子也要马上和我相爱了。」

  扳部淫秽的话,使得雅子的耳根都红了。

  「不要,救命啊……」

  强烈的羞耻感使雅子的身体火热。

  「嘿嘿,我会好好地教你。」

  扳部用力地抱住雅子两条大腿,雅子现在已经没有逃避的方法。

  「啊……哎哟!」

  扳部火热的肉棒深深淮入雅子的身体里。

  「雅子,我们终于连成一体了。」。

  扳部抱住雅子的屁股,用力前后活动。

  他想到自己正在奸淫这样的美丽女人。自己都有一点不敢相信,只知道猛烈地
抽送肉棍。

  在凌辱中,雅子让扳部任意的玩弄自己的身体,心里只想他能旱一点结束。

  要被这样丑陋的中年人征服,在悲哀与羞辱中雅子还是忍不住扭动丰满的屁股
,觉得无法忍耐的羞耻。

  扳部粗暴地摇动着雅子的身体,对自己的计画顺利开始感到很满意。
没有多久扳部就把大量的精液射入雅子的体内。


               (四)

  雅子被带去的地方是港口的旧仓库

  「雅子,你相当不错呀。有很好的身体,到达高潮时的样子实在很美。所以男
人到了我这种年龄……就喜欢你们大学生了……」

  扳部露出好像吃饱时的满意表情。

  在水里的激烈行为后,好像还没有从陶醉中完全醒过来。扳部不知道在雅子的
身体里射过几次精。健壮的扳部脸上也出现疲劳的样子。

  这时侯雅子用很粗糙的绳子,双手在背后捆起,而且吊在房梁上。只有脚尖微
微能着地,雪白的身也完全伸直。丰满的屁股在扳部的面前微微摇动。

  「现在就认命了吧。嘿嘿嘿……」

  扳部说着就伸手摸雅子的乳房,稍一用力雅子的身体就转一圈。

  可是无论扳部如何对她折磨,因为嘴里塞了东西,无法叫喊,只有留下屈辱的
眼泪。从紧紧闭上的眼睛流出的泪水沾湿了塞在嘴里的布。


  「现在我要好好地驯练你,因为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扳部看到雅子满脸泪珠的样子,觉得大学女生受到强暴时大概就是这种样子,
心里觉得很舒服。

  黑黑的绳子陷入雪白柔软的肉体里,就好像毒蛇缠绕纯洁的百合花,实在是很

残忍的景色。

  「雅子,你的新男朋友们该来的时侯了……不过,我要先完成一件事。」

  充份地享受过雅子的身体时,扳部立刻进行自己的计画。首先,他要把雅子的
姐姐江美子弄到手,然后献 色魔的龙也。这样一来,当龙也继承因心脏病活不多
久的黑川社长的地位时,扳部就能坐上第二把交椅。然后从迷上江美子的龙也手里
夺取实权。这样的作法能同时报复新闻记者上里,可以说是一石二鸟之计。对扳部
来说,是最好的机会了。

  为了掌握江美子,首先诱拐她的 雅子,原来是只做为一种手段,可是没有
想到也是一个出类拔萃的美女。对特别喜欢年轻女人的阪部而言,雅子可以说是额
外的收获。

  「雅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姐夫上里关于黑川海运的事调查到什么程度?」
扳部一面间,一面摸雅子的屁股。

  雅子无法从那可怕的魔掌逃离,只有扭动被吊起的裸体。雅子雪白的身体不停
地抽搐,而且展开圆周运动,那确实是一幅恼人的景色。

  「你不能说不知道。你的身体已经和我连成一体,就不应该隐瞒了。」

  经扳部的嘴里说出强暴她的事实,使得雅子更激烈摇头。

  「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是用什么方法折磨女人的。你不肯说,就只好让你 更
厉害的味道。」

  充满健康美的雪白乳房,好像对扳部的话感到恐惧,随着身体的摇摆不停地颤
抖。

  「还是不想说吗」圾部的手指从雅子光滑的屁股向下移动,然后钻入溪谷间。
在刚才凌辱过的阴户里,手指用力挖弄。

  「呜……呜……」

  强烈的羞耻感使得雅子又用力扭动身体。

  「我说,所以你把手拿开」

  雅子这样拚命叫,可是嘴里塞满布,所以发不出声音。扳部当然知道这种情形
,只不过是以折磨年轻的肉体寻乐罢了。他是最喜欢看到年轻的女人在他面前露出
恐惧的样子。

  「还不肯说吗?现在就要这样对付你。」

  右手仍旧插入在雅子的阴户里,用左手开始用力扭乳头。

  扳部的动作是非常熟练,不用多少时间,雅子就开始微妙地扭动雪白的裸体,
表示她的肉体已经有了反应。强烈的屈辱感使雅子不由得发出难为情的哼声。

  「嘿嘿嘿,已经这样有强烈的性感,大概是想说出来了吧。」

  扳部把手指举在自己的眼前笑了,手指上粘粘的发出奇妙的光泽。

  「现在就听你说吧。」

  圾部从雅子的嘴里拉出布条。

  「说……不要再折磨我了。」

  雅子的乳房起伏不停,表示出女人恐惧的程度。

  「快说吧。只要你说出来,我就不会对你做出粗暴的事。」

  扳部在心里得意地笑。扳部说的话当然不能相信,雅子的回答对扳部而言并不
十分重要。他只喜欢这样慢慢地折磨雅子而已。可是现在的雅子为了逃避羞辱她的
折磨,什么事都愿意。

  「为什么不说?希望我给你更大的羞辱吗」

  「不,我确时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只是……」

  雅子冲口说出。不能再继续受到羞辱,己经无法忍受了。

  「只是什么?你若是不说出来,你就会有更难过的遭遇。」

  「姐夫是二天前去曼谷了。他怀疑黑川海运走私毒品和女人……」

  原来龇牙裂嘴的阪部,表情突然变成严肃。

  「什么!曼谷……原来他还在追查!」

  扳部不由得大叫出来。表情也非常认真,显示出流氓的狠劲。

  在报上围剿暴力活动的上里,如果到曼谷去调查,就表示他已经知道很多,绝
对不能马虎了。如果被揭穿走私毒品行为,不要说是扳部的计划无法实行,恐怕他
只好要到牢里去生活了。

  「除此以外还说过什么话?」

  「只有这些了……」

  雅子发觉自己好像说出很重要的事,紧张的全身都僵硬。

  「上里什么时候回来?」

  扳部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原以为上里最近为了一流贸易公司的渎职案进行调查
,对黑川海运已经放松。因此这个消息使得扳部非常震惊。

  「一个月后……」

  「有一个月。要在那以前完成计画。只有这个方法才能封住他的嘴……」

  上里要在曼谷停留一个月,算是最好的消息了。因为上里是没有找到确实的证
据前,就是对警方也不会 露半个字的人。所以当上里掌握到证据从曼谷回来时,
一切就完了。

  原来只是为了折磨雅子问的话,现在引起意外的局面。如今,把江美子献给龙
也的计画,就是为封住上里的嘴,或为解除全组织的危机都成为必要条件。

  如果计画能顺利进行,我就成为组织的救世主,掌握实权是绝对没有问题。没
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

  扳部觉得自己心里的野心愈来愈大。

  「嘿嘿,计画的第二阶段就决定明天开始。虽然准备不够充分也只好下手了。」

  扳部压抑着激动的心,这样自言自语。

  「雅子你告诉我很好的消息。为了表示谢意,今晚好好地爱你,爱你到你无力
站起来为止。」

  「不,你答应过不要对我粗暴的。」

  雅子扭动裸体大叫。

  「不会粗暴,是用爱你的方法,会爱你到哭着表示高兴为止,嘿嘿嘿。」

  「啊,你骗我……」

  这时候哭叫都没有用。奠起脚尖被吊在那里,只有任人宰割了。

  一这时候仓库的门发出刺耳的声音推开,走进二三名年轻的男人。

  「你们来了,我正在等你们。」

  「扳部老哥。要训练的是这个女人吗……?」

  用淫秽的眼光看着一丝不挂的雅子,一个小喽啰说。

  「这个女人真不坏,有很好的身体,嘿嘿嘿。」

  好像很意外的样子。

  「小姐,你的新男朋友来了。他们会好好地爱你。也许会粗鲁一点,但训练年
轻的女人,这是最好的方法了。」

  听到扳部的话,雅子的脸很快变成苍白。她这时候已经吓得半死,因为看到那
几个小喽啰都有凶狠的外表。

  「不!救命啊……」

  雅子的裸体因为强烈的恐惧感开始颤抖。


  「要救你吗?……太好了,嘿嘿嘿,我们来救位小姐脱离性欲不得满足的苦恼
吧。」

  「好久没有遇到过这样好的女人了。扳部老哥,有这样的好女人,干起活来会
更带劲。」

  年轻的小喽啰对扳部做出奉承的笑容。

  「要训练尽快能接客,拍照的事情千万不要忘记。」

  这几个小喽啰的工作就是把诱拐来的女人训练成能接客的妓女。看到赤裸的女

人,他们还能镇静,大概是有很多经验的关系。设置带来的照相机或照明器材时,
显得很熟练的样子。

  训练……接客……照相……可怕的预感使雅子雪白的裸体哆嗦着。

  「你们要做什么?」雅子的声音颤抖。

  「刚才已经说过的,我要这些年轻人好好地爱你。要教你到愿接客为止。嘿嘿
嘿……你已经是我们组织里的女人了。」

  扳部说话的 吻非常冷淡。

  「不……我不要!」

  接客这一句残忍的话,对年轻的女人是相当大的打击。

  「扳部老哥,这个大学女生一定会红起来,因为她的脸蛋长的很不错。」

  扳部的手下德二抓住雅子的头发,猛然向上拉。

  「不错。德二,这位小妞还缺少经验。你要好好训练了,嘿嘿嘿……。」

  「放心吧,我也是在训练女人方面小有名气的人,三天以后,她会乖乖接客了
。」

  「好,你们就开始吧。」

  扳部无情的声音在黑暗的仓库里发出回音。


               (五)

  「小姐,首先拍一张纪念照吧。」


  在德二的指挥下,另外二个小喽啰把照相机及十六 米摄影机等设置在雅子的
正前方

  「不!不要作这样残忍的事。」

  强烈的恐惧和羞耻使得雅子雪白的裸体不停地颤抖。雅子自从有生以来就娇生
惯养,男人们只对她阿谀,从来没有人敢羞辱雅子

  「这种千金小姐,让我觉得很兴奋。」

  小喽啰手里的强光灯亮了。十六 米摄影机也开始旋转。


  「不!不能拍照!」雅子惨叫着。

  「把脸对正照相机,没有照到美丽的脸孔,照片就没有价值了。」德二大吼说

道。对这种千金小姐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照相。只要照相过后,事情就能顺利进行。

  「不要!饶了我吧!」

  雅子不断的哀求。

  「把脸转过来。」

  德二抓住雅子拚命挣扎的头发,强迫她面对镜头。

  「为什么要照相?……」

  在不断闪亮的灯光下,雅子身心已经形成虚脱状态。意识开始蒙胧,首先出现
爱人纯一的脸孔,然后是疼爱她的姐姐。

  「纯一!快来救我……」

  「什么?纯一……是情人的名字吗?现在求救是一点用也没有。而且你以后只
会叫我的名字了。」

  「啊……啊……」

  德二的手开始抚摸雅子的乳房。对着镜头,从乳房的下面向乳头的方向抚摸。
这时候的雅子已经没有像当初那样反抗。还有一点僵硬的美丽乳房在德二的手指下
变形了。

  「嘿嘿嘿,好像还没有多少男人摸过。」

  「啊!…饶了我吧!」

  在镜头前,两个雪白的乳房在德二的手里上下左右的推动。

  「现在轮到这里了。小姐快张开吧。」德二抚摸雅子拚命想隐藏的下体。

  「不要!不要!」雅子哭喊着拒绝,可是只有靠着脚尖站在地板上的身体,没
有任何抗拒的力量。

  「嘿嘿……,哭的声音还真大,听到录音的客人一定会很高兴。德二,快一点
将小姐的双腿张开吧。」

  站在照相机后面的扳部好像导演一样地下命令。扳部是最喜欢折磨年轻的女孩
,然后任由他摆弄,所以看德二等人训练雅子,对他来说是无比的乐趣。

  「我会让她双腿分开很大。」

  「不能……不要!」

  小喽啰从左右抓住雅子美丽的脚腕,慢慢向左右拉开。

  「不要看!不能看!」雅子再度惨叫着。

  「小姐,你要我们不要看。可是我们不看就做不成生意。好了,现在看到了。
」小喽啰们继续向左右拉开,还一面说一面笑。

  颤抖的草丛就好像表现处女的恐惧感。从拉开的腿中央露出雅子刚开苞的神秘
花园,小喽啰们的火热眼光盯在那梦一般的色彩上。

  「太美了。」一大把年龄的扳部也忍不住这样说。小喽啰们好像也忘记拍照,
每一个都伸长脖子在看。

  「小姐,像你这种湿润的样子看了真叫人受不了……」

  喃喃的声音不知是谁说的。

  「不要看!不要看!」

  雅子拚命摇头,像梦一般反覆地说。每当雅子扭动一下身体,粉红色的花瓣就
随着痉挛,那是妖媚的肉体舞蹈。

  德二不由得 下口水。看到这种美女的神秘阴户,当然会无法忍耐。

  「你们不要只顾看,快一点拍照。」扳部说道。

  「是,扳部老哥,对不起。」德二等人好像听到扳部的声音才醒过来。急忙恢
复工作。把焦点对正雅子被拉开的大腿中央,按下闪光灯。

  「不能照相!不能啊……!」

  雅子心里产生彻底的绝望,受到凌辱的事实一张一张地记录下来。每当听到快
门的声音,雅子觉得就像在自己身上加上手铐脚 的声音。

  「喂!用手指拉开一点,把洞里面的东西露出来。」

  德二露出残忍的笑容。

  从左右拉住雅子双腿的小喽啰,手指伸到雅子神秘的花园上。

  「不要……啊……」

  「嘿嘿嘿,真棒。」

  德二眯眯起眼睛看。浅红色的嫩肉突出,连最怕羞的花蕊也暴露出来。

  「纯一呀……呜……」全身扭动成弓型,从雅子的嘴里冒出悲泣的声音。

  「好了,现在轮到屁股。让她转过身去。把屁股尽量分开,然后把她的脸转到
这一边来。」德二说。

  「饶了我吧!……不要……」

  「你不要也不行。小姐,一定要拍你屁眼的照片。」

  德二这样说的时候,自己觉得开始兴奋冒汗。除非有这种机会,否则,他是不
可能看到这样美丽大学女生的裸体,难怪他浑身都热起来。

  「呜……」雅子扭动着美丽的躯体,伤心的哭泣。

  德二的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臀肉,然后用力拉开,暴露出从来没有人看过的肛门。

  「不能这样啊……」

  从细细的腰到小蜜桃般的屁股,都不停地扭动。

  「嘿嘿嘿,真可爱,还把洞口缩紧了。」一个小喽啰看着屁眼说。

  「让她的屁股再向这边挺过来一点。」

  闪光灯不停地闪

  「好了。现在要开始正戏了,为了让小姐容易接受,先让她舒服一点吧。」德
二一面解开吊起雅子的绳索一面说。

  「求求你!我不要……」雅子知道马上要被强暴,开始哭求。虽然已经被扳部
强暴过,但轮奸不是二十岁的女孩能忍受的了的事。

  「呜……不要……」

  小喽啰们笑嘻嘻地让雅子躺在地上,从左右抚摸乳房。

  「嘿嘿嘿,你嘴里叫不要,但身体是很诚赏的。小姐,你也是很好色的人哪。」

  已经受到扳部凌辱过的身体,很快就出现反应。在淫秽的玩弄下,身体感受到
强烈的刺激。披抚摸的乳房顶点,开始变硬突起。

  「这一边也不得了。」

  在浅红色的肉瓣摸弄的德二,一面说一面笑着继续揉搓刚刚露出头的嫩芽。和
雅子的意志相反,有惊人大量的蜜汁沾在德二的手指上。

  「啊……不要……不要……」

  雅子知道将要受到最可怕的凌辱,使身体颤抖。可是因为身体产生妖媚的感觉
,从嘴里叫出来的声音也显得软弱无力。

  「小姐,现在要开始了。」

  雅子的双腿已经分开到无法再分开的程度时,脱光衣服的德二来到中间,用力
抱住大腿。

  「不要,饶了我吧……」

  「我要让你高兴哭列明天早晨。也是一直到你答应接客为止。」

  就在这时候闪光灯又亮了,好像在暗示雅子的命运,德二安肉棒深深插入。


               (六)

  雅子的姐姐江美子一夜都无法入睡。

  前天从百货公司买东西回来时,在电车里受到色魔的调戏,气还难消的时候,
妹妹雅子又整夜没有回来。刚开始对雅子没有回来感到气愤,可是现在江美子逐渐
感到不安。雅子在过去从来没有随便就整夜不回家,也想到雅子可能是和爱人纯一
在一起,打电话和纯一连络,可是雅子并没有在他那里。

  江美子开始不安。

  「难道发生什么事情……」

  心里产生不祥的预感。雅子考上大学后,父母本来不愿意让雅子离开家,可是
江美子以雅子和她同住在一起为条件才说服父母让雅子来到东京,所以江美子的责
任很大,因此内心感到恐慌。

  正在犹豫要不要报警时,门铃响了。

  也许是雅子回来了……

  江美子急忙去打开门。

  「太太,好久不见了。」站在门外的是扳部。他露出柔和的笑容,好像能让人
忘记他是大流氓,这种样子和两年前完全一样。他露出温和的笑容时,一定会有问
题。不知道在这笑容里隐藏着多么可怕的事情。

  江美子狠狠地瞪着扳部。没有事情扳部不可能来这里。两年前他也是温柔的笑
容来贿赂丈夫不要追查他们的事。可是知道无法贿赂时,立刻改变态度,恐吓的方
法,江美子是记忆犹新。

  「请你回去,我丈夫不在。」

  江美子说完就想关房门,可是扳部的脚比她快一步已经走进房里。

  「太太,我知道你先生不在家。今天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

  意想不到的话使得江美子不由得抬头看扳部。他找的不是丈夫而是我……不管
是找谁,反正是不会有好事。

  扳部强迫性地向里走。

  「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个年轻人。他对你是非常着迷,坚持地要把他的东西插
入你的身体里。反正你丈夫出差了,要不要红杏出墙的痛快玩一玩呢?」

  扳部露出邪恶的淫笑,毫不在乎地说。

  「我不要听这样胡说八道的话。」

  江美子愤怒地瞪着扳部

  「你有这样丰满的身体。你丈夫一个人无法使你满足吧?」

  「不要胡说八道,你给我走,马上走!」

  江美子生气时就显得更美。受到侮辱后从无袖的衣服伸出的双臂在颤抖。扳部
这时侯好像能理解龙也在征服江美子这种好强美女时的快感是什么滋味了。

  「嘻嘻嘻,每天晚上一个人自我安慰,不如找个年轻的男人来……」

  「不要说了!你快回去,不然我就叫人了!」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江美子,出手

就向扳部的脸挥过去。

  可是江美子的手没有打到扳部的脸,因为扳部的动作比她更快。扳部抓住江美
子的手,语带威胁的说:「这样叫我走可以吗?我可不管雅子小姐的后果了。」

  听到雅子的名字,江美子的脸色变了。

  「扳部先生,你……」

  「我知道你不会爽快地答应,所以从昨晚起就把雅子小姐留在我那里,嘻嘻嘻
。」

  扳部从 袋里拿出雅子的学生证 江美子看。

  「为什么把雅子……太卑鄙了!」江美子的声音开始颤抖。即使是装出坚强的
样子,连自己也感觉出害怕的心情。

  「你这样做,以为会没有事吗?」

  「如果你不肯和我的朋友睡觉,那就要轮到雅子小姐哭了……」

  江美子的嘴唇也开始颤抖。

  「对于还没有结婚的女孩也许是太残酷,但也没有办法。嘿嘿嘿……这样一来
,她和爱人纯一的关系也完了。」

  扳部好像很有把握的样子,现在局势是完全掌握在扳部的手里了。

  这时扳部重新观察江美子。无袖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从胸前隆起的样子看,
大概是没有用乳罩。浅蓝色的裙子穿在她的身上很衬托。想到在那裙子下隐藏着什
么样的肉体,扳部已经开始感到激动,从江美子的身体散发出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

  「你现在答应了吗?」

  「不……我不是那样的女人。」

  「那么,你就不管雅子小姐有什么下场吗?」

  江美子没有回答。她现在已经是六神无主,和陌生的年轻人发生关系,只是想
一想就觉得好可怕。可是不答应的话不知道雅子会怎么样…可是,即使答应扳部的
要求,也不能保证雅子是安全的。

  「……」

  「你究竟答应不答应?」大概是捺不住了,扳部发出恐吓的声音。

  「如果我答应,用什么保证雅子安然回来……?」

  「要保证吗……?」

  扳部露出苦笑。知道她不是简单的人物,果然是如此,不会经易就上当。

  「你不拿出保证 我看,我马上就报警。」

  江美子觉得不能再让步。只要没有雅子安全的保证,很可能自己和雅子都掉在
他们的魔掌里。

  「我早就想到你会这样说的,用你的孩子保证……可以吗?」

  听到扳部的话,江美子立刻紧张地在房间里环视。经他这样一说才发现女儿不
在房里。刚才还看到她在和邻居的孩子一起到中庭的院子里玩耍。

  很快地从江美子的脸上失去血色。

  「对孩子,你对广子做了什么?」

  「嘿嘿嘿,这都是因为你不爽快的关系,从窗户向外看一看吧。」

  扳部的笑声还没有结束,江美子就跑到窗边向外看。看到一个戴墨镜的,显然
是小喽啰的男人和广子一起玩。当他发现江美子向他们那边看时,就对江美子笑了
一下,然后抱起广子就走进停在旁边的汽车里,发动引擎。

  「啊,等一下。」

  江美子还来不及叫,汽车就戴着广子开走了。

  「嘿嘿嘿,这样你该明白不答应也不行了吧。」扳部趾高气扬的样子。

  这是他留到最后的一张王牌。

  「你把广子带到那里去了?还 我广子。」

  江美子拚命大叫,不过,先前那种坚强的样子已经不见了。

  「我们走吧,我的朋友快等急了。」

  「……」

  江美子发觉自己已经掉入了悲惨的陷阱里,不但唯一的妹妹被诱拐,连孩子也
……

  江美子当然知道有可怕的魔掌等着她,也明知会受到羞辱,但除了听从扳部的
话以外,还有什么办法?

  「如果我答应,孩子和雅子……」

  「当然会还给你,只要你乖乖地听话。」

  扳部的口吻充满恐吓的味道。

  「好吧……」

  江美子克制自己的害怕的情绪,用颤抖的声音说出来。

  为孩子和雅子的安全,江美子几乎要发狂。全身已经冒出冷汗。


               (七)

  从公寓的楼梯来到外面,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

  「太太,赶快上车吧。」

  看到江美子犹豫不决的样子,扳部就催促说。

  「你们绑走孩子,太卑鄙了。」

  江美子掩饰内心的恐慌,瞪大眼睛看着扳部。

  「你不要啰嗦了,快上车吧。」

  粗鲁的被推进车,江美子跌坐在助手席上。

  「这样靠近看就更美了。乳房也很不错。」

  扳部火热的眼光像箭般直接在江美子的胸上爬来爬去。

  「是不是想到有年轻的男人在想你,胯下就开始湿了。」

  「你不要胡说八道。」

  「嘿嘿嘿,不管怎么说,很快就会流出大量骚水了。」

  扳部一面笑一面开动汽车。

  「和老公是不是每天 上都干那种事呢?嘿嘿嘿。」

  「不要说这种话,我不想听。」

  「因为你有这样的身体。老公出差以后,大概就忍耐不住了吧,所以昨天晚上
是一个人用手指安慰自己吧。」

  扳部一面说一面向江美子的乳房伸手。

  「啊!不要这样,你想干什么!我要大声喊叫了!」

  在乳房被扳部抓到时,江美子拚命地扭动身体。大概是太紧张,江美子忘记自
己的立场,反射性地一掌打在扳部的脸上。

  啪……

  江美子打过之后。扳部用一只手摸一摸挨打的脸,斜眼看一下江美子,然后用
低沈的声音说。

  「你真是一匹悍马。我那个朋友要如何对付你真是值得一看。嘿嘿嘿,他是最
擅长让悍马高兴地哭泣,你一定会后悔怎么生来做女人。」

  江美子看到扳部脸上的冷笑,不由得吓一跳,显然的那是勉强克制愤怒的一种
笑。想到在那样的笑里隐藏的淫秽念头时,江美子身上产生恶寒。

  载着江美子的汽车开到港口郊外的一幢小仓库前。现在没有使用的这个仓库,
江美子当然不知道 昨天晚上在这里受到欺凌。

  「进来吧,嘿嘿嘿。」

  扳部向四周看一看,粗暴的推江美子的后背。

  「不用这样推,我会进去的。」

  江美子向扳部瞪一眼,走进仓库。

  「孩子呢?……孩子在那里?」

  「你要老实一点,马上会让你看到孩子。」

  这时候从里面走出戴太阳眼镜的男人。

  「扳部老哥,好顺利呀。」

  在那个男人怀里抱着广子。大概是闻过迷药,无力地倒在怀里。

  「广子,广子!」江美子一面叫一面想跑过去时,扳部毫不留情地抓住江美子
的手臂。

  「等一下,还不到还你孩子的时侯。我们说好你在我朋友的怀里发出浪叫声以
后,才能还你孩子的。」

  在扳部的眼睛里己经露出淫秽的光泽。

  「你太卑鄙了……快还给我孩子!」因为过份的恐惧和愤怒,江美子的全身都
在哆嗦。

  「不会对孩子怎么样的,办完事以后就还给你。是在你完成约定的事情以后。」

  戴太阳眼镜的男人好像做最后的宣告一样,说完之后就抱着广子走进里面的房
间。

  「等一下,广子!广子!」

  喊叫孩子的名字时,江美子的脸上已经没有血色,但也知道再叫也没有用,很
气愤地咬住下嘴唇,然后狠狠说一声「野兽」

  「是野兽吗?嘿嘿嘿,现在我们就做迎接这个野兽的准备吧。」

  扳部没有松开抓住江美子手臂的手,另一只手去拿挂在墙上的绳索。大概捆绑
过很多女人吧,吸收汗水和泪水发出黑色的光泽。看到绳索的刹那,江美子的的脸
因恐布而抽搐。

  「用这个东西想做什么?」

  「像你这样的悍马必须要用绳索。」

  「不!不要!绝对不要。」

  江美子发觉不仅要受到奸淫,还要遭受欺凌时,江美子开始疯狂般地挣扎。

  啪……啪……

  扳部突然伸手连连打江美子的耳光。

  「你这是干什么!不许你再反抗。」

  「还是乖乖地被绑吧。如果不想让你的孩子和 妹受罪……」

  「……」

  这句话发生极大的效果。从江美子的身上很快地消失一切抗拒的力量。

  「你就是再好强,我们已经掌握你的弱点,你还是认命吧,嘿嘿嘿。」

  只是抓到江美子的手腕,就使扳部的下半身产生震撼。就好像感受到她全身的
柔软感,但还是把双手放在一起用绳索捆绑。

  「我不喜欢这样!快放开我的手!」

  「你不喜欢也不行,因为我的朋友是最喜欢凌虐用绳索捆起来的女人。」

  把捆绑手后剩下的绳索挂在从天花板垂下来的挂钓上。

  「不要……我不要这样!」不知将要发生什么状况,恐惧感使得江美子的声音
更尖锐。可是扳部慢慢拉绳索,江美子的手腕随着高高举起。

  「不要!不要做这种事!」整个身体逐渐伸直时,江美子一面尖叫一面摇头。
向上伸直的双臂因为上衣没有袖,显得非常妖媚。

  绳索一直拉到江美子用脚尖站到地上的程度时停止。

  「嘿嘿嘿,现在准备完成了,现在只等我的朋友来临。」

  扳部一面点香烟一面笑。

  「你们做这种事,可知会有什么后果吗?现在还来得及,快放开我。」

  「你真是顽强,到这种程度了。还说这种话。」

  扳部来到江美子的身后,双手绕到前面,从无袖上衣抓住双峰。

  「哎呀……不要!把手放开!」

  「原来没有戴乳罩,也很丰满。」

  扳部毫不留情地用力抓紧。感到女人肌肤的温暖和海绵般的弹性,胸围毫无疑
问地有九十公分。

  「不要……把你肮脏的手拿开!」这种行为只有亲密的丈夫做过,强烈的羞辱
和屈辱感,不由得上身向后退。

  「不要…那里不行,那里不行!」江美子急忙扭动屁股,因为扳部的一只手向
下移动,来到屁股上就从裙子的外面开始抚摸。

  「不能在那里!不要乱来!」虽然是恶心的抚摸,但还是会刺激女人的官能。
受到陌生男人的凌辱,从江美子的嘴里露出哭声。

  「呜……不要……」

  「你虽然是一匹悍马,但究竟是女人。终于发出像女人的声音了。嘿嘿嘿,不
过你的身体实在太美了。」

  当江美子哭泣似地喘气时,扳部才离开她的身体。

  「等着看你的裸体是一大乐趣……」

  把这样好的女人送给龙也那样年轻小子,觉得太可惜。当初是准备玩够江美子
的身体后再送给龙也。但现在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

  「嘿嘿嘿,有雅子就够了,不能太贪婪。」

  扳部这样自言自语。

  这时候听到外面传来刹车的声音,然后仓库的门推开了。

  「嘿嘿嘿,好像,他来了,也到了你脱光衣服的时候了。」

  江美子紧张地抬起头。

  有一个黑色的影子背对着灯光,卡卡地发出可怕的走路声向江美子接近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百春链  成人有声小说  Tumblr viewer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做销售的妻子
  2. 妻子和小姨子的交換
  3. 在电影院勾引密友的老公
  4. 长靴主题的3P聚会
  5. 我与一位五十岁女医生的网事
  6. 网吧遇到的美眉
  7. 淫荡女友成长史
  8. 楼上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