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址: yazhouseba.co

如影随形(2)

作者:pobird 字数:6200 :thread-9085993-1-1.

2006年9月30日(上)

一觉醒来,看看手机,已经是早晨九点了,想起昨晚的事情,侧过头来看时, 旁边的位置已空,影儿毕竟还是走了,心里多少一点失落。

穿上拖鞋,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去卫生间洗漱,迷迷糊糊的推开门,一眼 就看到影儿穿着大大的睡衣,安安静静的坐在马桶上,腿上搭着酒店房间的杂志, 低头看得入神。影儿看到我直接推门进来,愣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我的反应比较快,笑眯眯的说:「影儿,好臭……」

然后,在影儿发怒之前,我赶紧接了一句:「不要拿杂志丢我,那样我就什 么都看到了。」然后趁影儿没有反应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退出了卫生 间。

一会,马桶冲水的声音响了,然后是气鼓鼓的影儿出来了,撅着小嘴。没等 影儿说话,直接笑眯眯的跟她说:「赶紧换下衣服吧,再晚海边就会很热了。」

坐在出租车上,我打电话给艺龙,让他们在小梅沙酒店给我定个房间,听到 价格,影儿有点不安:「邢哥,那个是旅游地的酒店,你没法报销吧?我们只去 海边走走就好了吧?」

我心里略略的似乎被触动了一下,调皮却善良的女孩,还没有被深圳的尘垢 所蒙污,真好。

轻轻抚了抚影儿的头,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接着对艺龙说:「可以,用我 信用卡担保就行了,要和酒店确定留一个大床房啊。」

影儿听的有些羞恼,狠狠拧了我手背一下。然后,脸红红的又不再说话了。

快到酒店的时候,我让师傅停了一下,在旁边一个摊位上买了我和影儿的泳 镜和泳衣泳裤。真是痛恨自己这个坏习惯,每次出差都忘带泳裤,每次有兴致游 泳时就新买一条,现在已经攒了十来条泳裤,三个泳镜了。

影儿看到我拿的东西,似乎想说什么又不知如何说起,只是把我的胳膊牢牢 抱住。

到了酒店,进了房间,看到只有一张大床时,影儿已经神色自若了,毕竟昨 天已经在我身边睡了一晚,心理防线恐怕已经弱到快没有了吧。

炽烈的太阳已经晒进房间,十点多的太阳已经很毒,我拿出刚买的防晒霜, 对影儿笑着说:「需要你帮忙擦一下背了。」

影儿的手轻车熟路的抚在我赤裸的背上,擦完防晒霜,开始用拇指按压着我 的肩胛下面的两条肌肉,逐渐用力,我酸痛无比,这职业病久坐落下的顽疾。影 儿警告我:「不许再睡着了哈,我们还要去海边的。」

我冲影儿无力的笑笑,影儿嬉笑着说:「还好啊,还好女士的泳衣是不露背 的,不然会被你把便宜占尽的。」

过了一会,影儿从卫生间里冲出来大叫:「你买这种泳衣是什么居心!」

我看到影儿背后只系着一根带子的泳衣,哑然失笑:「天地良心,我买的时 候可没有看后面,再说,这样子是你挑的啊。」

影儿嚅嚅:「我也没注意后面……」

我抱住影儿的腰,笑着说道:「那就不能不占这个便宜了。」说着,一边吻 上了影儿的唇,一边抱起影儿,转过身,两个人跌在了床上,我整个身体压在影 儿的身上,两个人半裸的人身体,紧贴在了一起。

影儿有些慌乱,这时,我的第二个吻,印到她樱唇上,分开嘴唇,轻轻的扫 她光滑的牙齿,支吾着说:「影儿,舌头给我。」影儿迟疑了一下,小巧的香舌 慢慢经过牙关递了过来,我立刻吮住,再也不放她回去,恣意的品尝起来。

影儿闭起眼睛,紧紧的抱起我,身体微颤,吐气如兰。

吻了良久,我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影儿的香舌,影儿呼呼喘着粗气,嗔道:「 憋死我了,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我又失笑:「不怜香惜玉,一般是用来形容我们后面要做的事情吧。」

影儿气愤愤的:「不行,哪有大白天做那种事情的!」

我不忍再捉弄影儿,连忙安慰:「好好,不做,不做,你翻过身去吧,我给 你擦防晒霜。」心里却又暗笑且窃喜,影儿只是说白天不能做,那么潜台词就是 晚上可以了。

影儿依言翻身,我解开影儿背上的带子,影儿微微一颤,但再没有任何反应, 我涂了点乳液在手上,轻轻抚上影儿的背。

如此光滑细嫩的皮肤啊,几乎看不到一点点的毛孔,阳光斜射,映着皮肤白 里泛出一丝淡红,极为诱惑的光泽。肌肤如水,当真是肌肤如水啊。

我爱不释手的摩挲半响,慢慢的往背部两侧挪动,影儿应该已经知道我心怀 不轨了,但是并没有出言阻止,直到我终于将两只魔爪伸进泳衣,绕到前面,罩 住了她胸前的两只小乳鸽。影儿恩呢了一声,似乎摊在了床上,两只淑乳重重的 把我的手压在下面。

我在影儿的耳边轻轻耳语:「影儿,抬一抬身子。」同时,手上向上托动, 影儿明白我的意思,很害羞但是仍然很顺服的把两个胳膊垫下去,把上身向上略 微撑了起来。终于可以恣意的揉捏影儿的酥胸了。

柔嫩。

第一次从女孩的胸上获得这种感觉,不是丰腴,也不是坚挺,就是柔嫩。可 以轻侮,不能蹂躏。我慢慢的揉捏着,下身的反应以及非常强烈,影儿感觉到大 腿根部接触到的坚硬,再也撑不住,身体又趴在了床垫上。

我稍稍用力,将两个人翻成了侧卧的姿势,右臂从影儿腋下抽了出来,从头 下穿了过去。让影儿枕在我的臂膀上,右手从泳衣的领口伸进去,两只手又各抓 住一个乳房,柔嫩的细肉在手中轻柔的变换着形状。感觉到峰尖小小的凸起已经 很是坚硬,我开始用手指轻轻的搓捏,影儿呼吸渐粗,身体慢慢的蜷起来,像只 小羊,缩在我的怀里。

慢慢的,左手开始大范围的在影儿前身抚摸,如水的肌肤很让我陶醉。影儿 不算矮,1米6多一些的样子,脸上一点点的婴儿肥,身材也是玲珑有致,摸起 来一点都不骨感,抱起来却很轻巧,估计是因为骨架小的原因吧,真是可人的女 孩。

趁影儿有些迷醉的时候,我的手悄悄的伸到了影儿的下腹,甚至摸到了极为 稀疏的几根细毛。影儿突然一颤,用力按住我的手,很坚定的说:「不行,现在 不可以。」

我有点遗憾,颇为不理解影儿偏执的不肯在白天的原因。很长时间之后,偶 尔说起,影儿有点郁闷的说:「你真是个木头,那时我是处女啊,你想让我下身 流着血去游泳么?」我登时语塞,影儿又接着说:「而且,哪个女孩愿意自己的 第一次是很草率的发生呢?怎样也要在温馨的灯光下缠绵很久,做完之后能够在 男人的怀抱里安静的睡着,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吧。」我那时才发现,其实自己真 的挺木头的。

小梅沙的海边,影儿很是兴奋,没有在波浪里游过泳的她,开始还略略有些 胆怯,慢慢的就放松了,像一条白色的鱼儿穿行在绿色海浪里面。我看着影儿嫩 白的肌肤,想着被晒黑的话,真的有点可惜。

小梅沙的水并不是很好,远看还算是一种绿中泛蓝的颜色,在水边,就感觉 到非常浑浊,每个海浪缓缓涌来又退去,留下一缕白色的泡沫,看着很不舒服。 我出差去过几次三亚,看过了亚龙湾淡蓝色映着光波的透彻海水,在这里实在提 不起任何兴致,站在及腰的位置,无聊的看影儿游泳。

影儿却是很开心,她之前游过的泳池,都是体育馆那种室外公众泳池,水质 比起小梅沙的海水恐怕过犹不及。在我身边游来游去,喊了我好几次,我不忍拂 她的意,还是和她一起慢慢游了起来,头沉进海里,眼睛睁开,发现小梅沙的水 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起码还能看到影儿的两只白腿一蹬一蹬的满是诱人。

影儿游累了,开始停下来,嬉笑的往我身上打水,我开始回击。嬉闹间,心 情变的开旷。

想起去年,曾跟颖儿说:「我去了我们曾一直想去却没去成的慕士塔格,我 绕行雪峰下面的黑湖,景色很壮观,但是我却觉得很无聊。」

颖儿那次只用了一个笑脸符回复我,聪慧如她,当然知道为什么无聊,她同 时知道我也知道为什么。因为很多时候,旅行中的快乐,不是在于景色有多么美 好,而是在于,陪你一起旅行的人。我说的那句话,只是想告诉颖儿,我仍在践 行我们当初的那些愿望。

颖儿那个庞征博学,却又反应机敏的女孩,曾带来了如此多的开心和幸福, 但聊天时却经常是郁闷,比如讨论一个事情,我的习惯是先用精炼的语言讲一个 故事,然后不生硬的延伸出我的观点,但是往往,我刚刚说了故事的开头,颖儿 已经知道我说的故事,也知道我想要表达的意见,就会直截了当的表达同意,或 者反对的理由。

我曾经连续被这么噎了几次之后,无奈的看着颖儿说:「你要不要这样聪明 啊,会让男人的自尊心碎成渣的。」

颖儿突然一副很痴情样子,定定的看着我:「我听说,女人生了孩子,就会 变笨的。」

我猝一听,感动的一塌糊涂,转念一想,不对,这是绝代双骄里面苏樱的台 词,是那个樱儿的,不是面前这个颖儿的。

果然,颖儿立刻坏笑起来:「但是这辈子谁都别想让我生小孩!」

可是现在,那个不愿为孩子牵挂,总执念着背包走天涯,也想要用科技改变 未来的颖儿,究竟是遇到的了什么样的男人,让她甘心洗手作羹汤,甘心生出第 二个宝宝呢。

我望着一边躲藏,一边反击往我身上打水,一边咯咯笑的影儿,心里突然有 了一个念头:她,会不会让我最终放下颖儿呢?

2006年9月30日(下)

影儿玩的太累了,中午在酒店简单吃了碗面,就回到房间呼呼大睡。这次我 并没有趁机再去揩油,而是打开笔记本,开始回复公司的邮件。虽然我是销售, 行动很自由,但毕竟在德国公司,非休假期间,总还是要处理公事的。

今天是三季度的最后一天,果不其然,鲜红色的最高优先级标记的Quar terReview的邮件躺着收件箱的第一的位置。扫了一眼下个季度要背 负的数字,暗暗叹息了一声。

我一毕业就进了这个企业,从技术支持做到售前,又从售前做到销售,再做 到华南政府行业的teamleader,在外人的眼里越来越风光,可是, 真的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每周的review,每季度的考评,每半年的人员 调整,每财年加码的业绩压力,收入翻了几倍,心力却憔悴到不堪,现在越发的 怀疑,自己的这条路走得是否值得。

但是,我仍然不愿意回头,我内心深处,仍有一句话支撑我咬牙前行。

颖儿在离别时,很认真的对我说:「破鸟,我坚信,有一天你一定会俯视飞 翔。」

这时,影儿在床上翻身,发出慵懒的声音,把我从思绪中拉回。看着影儿侧 压在枕头上,显得有些嘟嘟的小脸,不禁如此的惋惜。影儿说她高考压根没有填 报志愿,高考只是为了对自己高中生涯的一个交代。如果按照成绩算,她应该能 进川大,本该在江安河岸畔,银杏路上漫步的似水年华,却不得不在多个成年妇 人拥挤的宿舍栖身,每天用自己细嫩的手指去按压一个又一个或油腻或松弛的大 腹男人的全身。

两个各具特质的聪慧女孩,成绩也接近,只是命运造化,走着两条迥异的道 路,这恐怕不是天上人间的差别,而是天堂炼狱的差异。

如今,怎么说也是和我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孩,是该去做些事情了,回去之后, 去找代理商们,看看能放谁家做个文员吧。做销售这三年来,我没从代理商那边 拿过一分钱回扣,这点面子,相信总还会有人卖的吧。

影儿居然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多,在我身边她是如此的放松,起来后看我在 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很体贴的没有打扰我,拿着我在火车上消遣的小说,坐到窗 台,静静的翻阅着。

不经意抬头,看见影儿这样专注的看书,长长的睫毛,微抿的嘴唇,阳光洒 在素淡的裙子上,一副很书卷气很舒服的画面。我心里又无端的一痛,轻轻叫了 一声影儿,影儿嗯了一声,抬头疑问的看我。

我淡淡的,却不容置否的语气:「影儿,英语不要丢了,有时间多看看英文 书。」

影儿静静的看着我,似乎不解但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嗯了一声,很郑重 的点了点头。

我没有再说什么,又低下头去做我自己的事情,影儿也重新低下头,看手里 的书。时间这样静静的流淌,我很喜欢这种安静和默契,影儿应该也是喜欢的吧。

晚饭后,牵着影儿的手,在海滩漫步,多了一丝清凉的微风,少了很多喧闹 的人群,心情很是舒畅。

这种浪漫而悠闲的聊天场景,影儿终于忍不住,拉了我一下,站住了脚步, 仰起脸看着我的眼睛,说:「邢哥,我喜欢你。」

我犹豫了一下:「影儿,我也喜欢你。」

影儿低头笑了,笑的一脸灿烂红霞。

虽然她自己也明白,我说的喜欢,和她说的喜欢,并不是同一个含义,但她 仍然很开心。

影儿重又仰起脸,很认真的问我:「可是,邢哥,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 喜欢我呢?」

我一怔,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是的,正常情况下,这种年龄、生活层次、知 识层面带来的巨大差异,我是很难喜欢影儿的。如果没有颖儿的因素,我和影儿 恐怕也就是像和那个按摩的东北大姐一样的关系,难听一点的词,叫做常客。

我看着影儿,心中有了个决定,轻轻的说:「影儿,这个事情,我今天不想 说,明天,我慢慢的讲给你听好不好?」

我希望至少这一天是属于影儿的,我不想说颖儿的事,扰乱她的心情。

影儿嗯了一声,很开心的抱住了我的胳膊。

晚上回到酒店,我先冲洗完毕,躺着床上开了体育台看球,影儿也去淋浴, 听着水声,这次是真的心猿意马了。

影儿很快出来了,穿着浴袍,走到床边。我关掉电视,看着影儿微微的笑着。 影儿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自己把浴袍脱了下来,只留着内衣裤掀开被子钻了进 来。

我伸出手臂把影儿拢了过来,影儿很害羞的把头埋进我的肩头,细若蚊蝇的 声音说:「关灯……」

关灯了,黑暗中,我又一次吻上了影儿的唇,影儿这次颤抖着主动把香舌送 到我的嘴里,供我恣意的品尝。

我把手绕到影儿的背后,拿住胸罩的挂钩,影儿身体一僵,却也无其他表示, 我手轻轻一错,胸罩开了,影儿配合的从两肩绕下,上身已是完全赤裸。

影儿有些嗔怪:「你怎么解胸罩比我都快啊,太熟练了吧。」

我没法回应,只是不断的上下其手,轻轻搓弄影儿的淑乳,不时抚摸着影儿 纤细的腰肢和小巧的臀部,影儿的呼吸又渐渐粗了。我脱下内裤,全裸的拥着影 儿,下身的坚硬,顶进了影儿的股缝间。手也从内裤的边缘伸进去,有些用力的 揉捏影儿的臀部,影儿已经开始发出呢哪的呻吟声。另一只手划到前面的阴阜上, 果然非常稀少的毛发,仍然是慢慢的搓弄,影儿蜷在我的怀里不敢动弹。

终于,我双手抓住影儿内裤的两边,向下拉到了大腿上,勃起的阴茎和光滑 的小屁股终于亲密接触了。

影儿却在这时,用力的抱住我,带点哭腔的说:「邢哥,我还没准备好。」

我有点无语,指头探进影儿的阴唇,沾了满指的汁液,有点调笑的意味:「 影儿,都这么湿了,还没准备好啊?」

影儿没有回答,只是紧紧抱着我,突然开始轻轻的啜泣。

我心里突然的不忍,轻轻的问:「影儿,真的还没准备好么?」

影儿嗯了一声,然后又迟疑地说:「但是……如果……你真的很想……也可 以……」

我头皮似乎都被木到了,一瞬间欲望降了大半,如此的深情和体贴,如何消 受,如何回报。这才体会到,最难消受美人恩,原来真是这个样子。

我把阴茎刺到了股缝间,影儿以为我还是要开始了,紧张的绷紧了肌肉,我 暗自惋惜,阴茎在最温暖湿润的地方蹭了两下,恋恋不舍的拔了出来,然后默默 把影儿的内裤拉了回来。

影儿有些意外,抬头叫了声:「邢哥?」

我轻轻的说:「影儿,你放心,你没有准备好的时候,邢哥绝对不会欺负你 的。」

影儿很是感动,主动的吻上我的唇,小手也探下来,主动握住了我的勃起。 这次换我有点意外了。

影儿说:「不射出来,对身体不太好吧?」

我登时被气到笑:「影儿,你平时都在看什么啊,这种黄色网站里的意淫情 节,你也信?」

影儿不好意思的辩解:「我看有些言情书里都是这么写的……」我立刻联想 到恶魔总裁爱上我之类的口水书,看来受众还真的广啊。

说着,影儿的手想要松开,却被我按住了,我的手轻轻的罩在她的手上,教 她慢慢的套弄着。

影儿开始只是机械的被我牵引着上下移动,没多久就开始从青涩到自然,在 她轻巧的套弄下,快感开始不断袭来。

终于要到临界点了,我轻轻问影儿:「射在你胸上可以么?」

影儿轻轻点点头。

我翻身起来,跨坐到影儿腰间,影儿也知道快要到了,手上加快了速度。

欲望终于喷发了出来,大部分落在了影儿的胸上,最先的几滴,沾到了影儿 的脖颈。

影儿看着我,微微的笑着,一脸幸福。
==记住==亚洲色吧
网址: yazhouse8.com yazhouseba.com yazhouseba.co

小视频 | 百春链 | 成人有声小说 | 蜜桃链



暂时还没有评论,就等你发言了


  1. 泳池的淫事
  2. Dreamscometrue
  3. 畅玩末世美女-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忠诚的背叛
  4. 新婚之夜
  5. 天赐情缘
  6. 淫龙出世
  7. 医生好老公
  8. 妻子的情人- 第37章:妻子继续跟情人和丈夫做爱

广告业务联系: 点击这里